追蹤
亂爬亂騎路徑指南
關於部落格
每次出門前仔細研究別人的部落格,但到現場卻總是覺得上當,因次希望能詳細介紹些去過的路線,以免更多人上當。
  • 59306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三戰竹篙山-中邪了嗎?


一路得不停的揮動登山杖,否則蜘蛛網就會黏個一臉,蜘蛛辛苦編織的網一下子就被我弄壞,可是誰要他們在道路中間織網呢?
如此一路走到新圳頭山,這次好好拍張照片。

上面的確寫著新圳頭山,為何大家都叫這裡瑪礁山?
這裡有個四等三角點,為什麼是四等? 因為石柱上面寫的!

拍完照,繼續向前走,感覺上還在爬坡,也就是說新圳頭山並不是最高點。

每個高點似乎都有個噴字的石頭,


走著走著,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人在後面跟著我。
沒特別在意,看到陽明山農場的界柱,停下來拍照時,突然後方出現個人!
哇,我的直覺還真神奇哩!


堺柱上可以看到被噴了一個鬼臉,這是在大陽明山區有名的破壞狂留下的。似乎到處都被他噴了。
會到這種地方來的人應該是喜歡爬山的山友,可是為什麼這麼沒道德,到處亂噴漆? 可見山林並沒有淨化他的心靈! 這樣做有什麼好處呢? 只是到處讓人厭惡而已。做這種事,他也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不敢讓別人知道他是誰,為什麼有人做這種見不得人,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的事會高興?實在令人想不通。
和跟著我的阿伯打聲招呼,指著石柱上的噴漆給他看,他卻說看不清楚
接著跟他走了幾公尺,很快就到了山路(瑪礁古道)和水路(內雙溪古道)的叉路。

停下來拍照,順便綁鞋帶,他走上稜線,順著瑪礁古道消失在林中了。
跟著他的腳步繼續前進,突然發現蜘蛛網都不見了!
原來有他開路,替我撥開了所有的蜘蛛網! 總算有點好運ㄟ!!!
陵線也是埋在樹林中,毫無展望,走在這裡完全不用擔心太陽。


到這裡路都很好走,
這樣走了一陣子,最後來到和內寮古道的叉路口。

路口的小石頭上噴著指標,

旁邊的樹上更是釘滿了路牌!


繼續前進,進入了芒草區,也表示快到擎天崗了,這時看到一個路口,上次來過這裡。

地上有小石柱,綁著布條。這是往內雙溪古道的岔路。
瑪礁古道,或著該說內寮古道,因為這兩條在這裡已經合併了,基本上沿著一條稜線,直接通往竹篙山,如果走這條叉路,會下切到擎天崗環形道路附近。
往叉路鑽,才繞過一叢芒草,就看到一個碉堡。


沿著碉堡的左邊就是下切的路,走進去開始陡下。

但往下走了沒多遠,就來到一個木柵門,應該是防牛的吧? 這裡路變的比較不陡。

鑽過木柵門繼續前進,兩邊的樹變的滿密的,最後變成在隧道裡走路了。

過沒一會兒出現芒草,這裡的芒草好像被剪過,滿地的枯芒草葉。為什麼陽管處會剪這裡的草,卻不剪竹篙山的草?

然後就來到這個有名的木梯。
本來以為是什麼大梯子才這麼有名,結果卻是這種三節的,有點好笑。

過了木梯一下子就到過溪的交口,對面就是內雙溪古道,也就是從清風亭不走稜線,沿山腰走的路。

交口處的大石頭上有路標,但是不注意還是很容易錯過路口。

旁邊的樹上也有很多路條。
從路口左轉就會接到擎天崗環形步道了,這時回頭可以看到剛剛的碉堡。

沿著步道往竹篙山的方向,可以看到有名的木橋,也是很小一座。

接下來就到了叉路的碉堡了,左上是往竹篙山,右下接回環形步道往冷水坑。每次走到這裡,心情就很好,猜想是在密林裡面走多了,一下子來到開闊的地方,心情也跟著變了。在這裡稍微休息一下,準備接下來的探勘。
再往竹篙山方向走一小段路,在左邊可以看到一個寬廣的路口,這就是內寮古道的入口了。剛剛如果不往下切,就會從這裡出來。

往裡面走一下,又來到剛剛的叉路,在這裡可以看到竹篙山頂和草原上的兩個小連峰。

今天能征服它嗎? 等下就知道囉。
沿原路走一小段,可以看到往右的小叉路,路口很小,來的時候竟然沒注意到。

路口雖然有路條,還是很容易錯過。

這條叉路有網友稱做內寮古道水路,它直接下切到溪谷,再沿溪谷接回內寮古道。
因為是直接下切溪谷,一開始就很陡。

而且很濕滑,有些地方有綁繩子,不太好走。

要過一條支流小溪,這裡的石頭長滿青苔,最滑。

好在下切的高度不大,一旦切到谷底,路就變的平坦好走了。


沿著溪邊走一段路突然看到路邊圍著鐵絲網,不知為什麼? 防牛嗎?



接著就回到了內寮古道。猜想真正的內寮古道應該是原來這條,沿著溪邊下切的路太陡,應該不適合以前的交通。

交口附近就是番婆厝。

接著就要過溪。

過了溪應該就是切往竹篙'山的叉路,但左看又看都不像有路,有一條往回走,感覺方向不對。


往對的方向鑽了一陣子,確定沒路,再回頭試試看,卻突然發現一個廢墟。

只剩下一面牆,裡面用防水布蓋著,不知這是哪裡?地圖上也沒有寫。
檢查GPS,確定路應該是在廢墟的旁邊,鑽了半天,覺得路應該已經無法分辨了,真的要通過只有帶開山刀來砍草才行。
這樣子在廢墟旁邊鑽進鑽出,突然有種陰森森的感覺慢慢爬上心頭,頭皮不知為何開始發麻。
還不願放棄,在沿著溪邊走,最後回到鐵絲網對面。
心裡知道從這裡上竹篙山不可能了,但還抱著一絲希望,看能不能從地圖上的瑪礁山切上去,於是回到內寮古道,繼續往南走。走沒多遠又到了要過溪,對面有個柵欄的地方。
跨過柵欄,旁邊有個叉路,是往碼礁古道的支線,想說走走看,等下還會有個叉路讓我回來,然後剛好接回往碼礁山的路,可以去探探。
於是選擇叉路往上爬,這裡滿陡的。

但很快的爬到碼礁古道,走著走著總覺得有什麼東西跟在我後面,想起早上的"直覺",以為有山友在後面走。人大部分靠視覺,有時靠聽覺,但其實還有其他的感官,能讓我們察覺周圍的事務,像嗅覺就是。有時我們有感覺,但卻無法分辨,就變成所謂第六感了。
沿著碼礁古道走,本來應該走個幾十公尺就有叉路回到內寮古道,可是走著走著卻沒看到路口,看看GPS發現已經超過了,就回頭找,看了半天確認沒有路,是GPS錯了,這樣就無法再去攻竹篙山。
沒辦法,繼續往南走,回到內雙溪古道和瑪礁古道的交口,找個石頭坐下來,開心的吃今天的午餐,還有咖啡,心想會看到後面是誰在跟著我。
太陽穿過林梢,曬到身上,實在很舒服,披在腰間的夾克一次也沒穿,偶而拖到地上沾了泥。
吃了半天,還是沒有人,心理面開始毛毛的,突然覺得冷,將夾克穿上。
碼礁古道很陰涼,缺點是沒有展望,一路都在樹林裡,但是陽光照在樹梢,整個稜線都很亮。
吃飽喝足決定往下切回內寮古道,感覺就不一樣了。這時還是覺得有什麼"東西"跟在我後面,往下切到碼礁溪邊再過溪,


到對面就回到了內寮古道,路口的石頭上噴著公里數。

就這樣,帶著滿心的"毛"往南走個十幾公尺就到出口了。
出口旁邊是戶人家,

原來就是93巷100號。

只不過上次是從照片中左邊下來,這次是直接沿著溪邊出來。
接下來沿著93巷走,才下午三點多,天期非常晴朗,但竹篙山似乎就是無法順利攻上。
或許那片芒草原本來就應該留給牛群,路斷了就不要再打通了?心裡還是很遺憾,但還是想不通為什麼?
在93巷裡慢慢走著,時間還早,這時看到旁邊有個水溝,就先去洗洗鞋子和登山杖。
洗到一半才想起,普通水溝怎麼有這麼多水? 這好像水圳,可是水圳怎麼會在這裡? 仔細研究了一下,才發現水圳沿著93巷的東面,在這裡穿過馬路到另外一邊。

心理懷疑這是不是坪頂古圳接過來的? 於是沿著水圳往上游走。

走了一小段路,發現這裡和沿著93巷的瑪礁溪會合,

溪水直接注入水圳

繼續往前走

竟然走到一戶人家的下方,破碎的水泥壓在水圳上。

最後來到源頭,這裡接引碼礁溪的水,

可是卻不是水圳的盡頭,往右還有。

於是繼續走下去。

在走二三時公尺,來到水圳的出口,原來這是坪頂新圳,他在這裡穿過新圳頭山,從東面接過來。

顯然碼礁溪的水量不夠,所以必須引內雙溪的水過來。坪頂古圳想必也是用這種方法引水過來的。
找到這裡,心裡很高興,至少今天有所發現,不算白來。
接著往下沿著一條小路走,


然後從95巷出來。

剛好靠近停車的地點。
雖然順利下山了,可是總覺得是被"護送"下山的,為什麼呢?
回去靜下心來,想想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我像著魔似的只想攻下竹篙山? 而所謂的"攻下"不過是想找到上山的路,現在顯然沒路。
但是有路又怎樣呢? 不過是個竹篙山,沒有古道,沒有遺跡,只有牛坑和牛糞,我為什麼這麼在乎?
想了很多天,沒有答案,買了"山中最後一季"來看。故事情節其實沒怎樣,但是看完突然有個感覺,像書中的主角: 藍迪,他才是真正能夠以大地為家,活在山林裡面的人,我這種連登山客都算不上的人,也在這裡大言不慚的想要"攻下"竹篙山,未免太自不量力,至少心中的雜念就無法讓我真的在山裡過的自由自在。或許這整起事件當中,竹篙山想要壤我學會一件事,人是不可能"征服"山的! 只有真的能放空自己,學會如何和大自然合諧共處的人,最後才會被山林接納,也才能在山林之中享受真正的自由。
或許竹篙山本來就該還給牛群,封閉的路線就讓他維持封閉吧! 或許有一天,當我真的準備好的時候,我會再一次的踏上竹篙山,在那之前,再見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