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亂爬亂騎路徑指南
關於部落格
每次出門前仔細研究別人的部落格,但到現場卻總是覺得上當,因次希望能詳細介紹些去過的路線,以免更多人上當。
  • 5827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司馬庫斯-不過爾爾

經過檢查哨後立刻要左轉過橋,橋下是薩克亞金溪,一直往養老奔去。


其實鎮西堡和司馬庫斯隔著塔克金溪相望,而薩克亞金溪和塔克金溪在秀巒溪邊溫泉就會合了,如果要去司馬庫斯,最近的路應該是沿著塔克金溪右岸一路就可到達,根本不用繞過秀鑾和泰崗,不過右岸並沒有路,只因當年鎮西堡先通車,因此要去司馬庫斯,就得這樣繞路,先上泰崗,在下切到薩克金溪河谷,然後再爬回同樣的高度,才能沿右岸通到司馬庫斯。這也讓通司馬庫斯的路變得上下起伏,很不好騎。
一過橋就開始爬坡,第一段上泰崗的路,坡度大約10%之間,不是全程最陡的,加上今天雖然萬里無雲,天氣非常好,但這高度已經超過八百,溫度約24度,所以騎起來沒有像石鹿古道那樣辛苦。

如果面對泰崗,路一開始往右手邊,沿兩個之字形往上。才騎了一小段,一位騎公路車的騎士一下子超過去,他就是我在開往上宇老的路上碰到的那位,今早從竹東出發一路騎來的,現在不過九點半,就已經超過我了,目的地也是司馬庫斯,而且要騎來回。這簡直太強了,除了驚歎,佩服,羨慕之外,也只能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轉角處。
還是龜速慢慢爬著我的坡,騎到第一個髮夾彎時,只見公路車騎士站在路中間,以為他在休息,誰知他說地上有碎石,他後輪打滑,差點摔車。我說這還算好哩,前面泰崗叉路口之後,路況更糟,他說他朋友建議他騎登山車,他沒在意,現在才知道為什麼,我回他說上坡還好啦,下坡才真的要注意。
我沒停車,邊騎邊繞過髮夾彎往上,等一下他就會超過我了。
誰知騎了一會,他都沒追上,放棄了嗎??大老遠到這裡放棄,有點奇怪!
烏龜車繼續往上,越爬越高,這裡算輕鬆了!再繞過一個髮夾彎,山壁又變回左邊。路邊新建了很多的護欄,路況其實不算差。


再過一個髮夾彎,山壁又改到右邊,沒多久,來到一個叉路口,這是往養老的路口。

指示牌寫的很清楚,

下次再來騎養老,看起來一點也不陡。


繼續往前,高度越高,景色似乎也越來越好。


繼續一圈一圈往上。
眼前出現一個梨園?

右邊是往養老的方向,不知哪座才是霞喀羅大山。

穿過去,兩旁出現竹子,天上一絲雲也沒有,真是好天氣!


爬的更高,對面的山脈也看的更清楚,這是往養老方向的山脈,最高點應該是霞喀羅大山,再過去就要到大霸了,看起來還不夠遠,得等下次騎過養老才能確定是哪幾個山頭。



再繞過髮夾彎,山壁又變回右邊,這時左邊看到的是上宇老方向。照片正中央的鞍部就是上宇老,右邊的山是李棟山。秀巒就在左手邊垂直下方,騎了一早上就在秀巒對面的山坡上繞來繞去努力往上爬而已。


往前出現修補的路面,視野變的更開闊。

然後到了中華電信的基地台,好玩的是天線上都爬滿了蔓藤,這樣有比較環保嗎?

這是往泰崗的最後一段路了,坡度小了很多。
經過一些房子,以為泰崗就這樣,不會吧?

穿過去,路邊出現一個簡單的"工寮"?


然後前面幾十公尺處就是泰崗部落的大門! 原來泰崗還沒到!

趨近一看,發現旁邊立著一個大牌子,寫著司馬庫斯要往左邊的小路走!


心裡存疑! 停下來查GPS,原來往司馬庫斯的路並沒有真的經過泰崗,到這裡直接往溪谷切了。這樣當然比較好,不然還得繼續爬,到了這裡,第一段的爬坡就完成了!
接下來是一路往下衝到司馬庫斯橋。

這段路雖然路面窄了很多,但路況也還好,想想剛剛的公路車騎士,放棄還真有點可惜!
路就這樣連續Z字型直下,但因為繞到泰崗後面,心理上覺得到的另外一個世界,有點與世隔絕的感覺。
一到這裡,突然以前所有的感覺都回來了,神奇啊! 人老了都必須這樣,回到自然嗎?

這裡看起來就覺得荒涼,沒有人! 漂亮的世界全歸我一個人獨享! 不過當然偶而會有汽車呼嘯而過,但我懷疑他們在車中能看到我所看到的?
今天週四,我在泰崗,往司馬庫斯的路上,聽起來就好棒! 有點........閒的沒事幹的感覺,可惜那些退休的人可不會想來這裡自虐!
坡度不小,速度當然快,一轉眼又過一個髮夾彎。
遠方奇怪的山頭就是司馬庫斯的後山,繞過那個山脊就到了! 不過得先下溪谷,然後再爬回來。
所以現在下滑的爽快,等下要一步一步的還回去!


快速的下降著,每繞過一個髮夾彎就表示等下要爬更高。

再一個髮夾彎,好在老同學要來接,不然回程就得面對這個坡。

旁邊的芒草稍微低點,可以看見對面的山和橫切過去的公路,也就是等下要爬回來的高度。看那坡度,應該不是人騎的。

再往下滑,突然看到一位公路車騎士穿著卡協霹靂啪拉的推著車往上走,以為車有問題,問他一下,才知他已經從司馬庫斯騎回來了,真是猛,不過現在卻被這個坡打敗了,只好穿著卡鞋推車。只要推過路口就一路下坡到秀鑾,問題是從秀鑾到上宇老可也不輕鬆,一定要這麼拼嗎?
這下我更慶幸有人來接!
這樣繼續往下滑。可以看到下方的路了,不過應該是對面往上的,路經過司馬庫斯大橋之後,先往左繞幾次往上,再一路往右橫切過去,看那坡度就心寒。

再往下切,高度變低之後,出現了樹林和竹子。

有一點遮蔭了。

反正滑的越久,等下爬的就越痛苦。
最後一個直道,已經可以聽到左邊的溪水聲,司馬庫斯橋隱約在正前方。

總算到了司馬庫斯橋,下坡的樂趣到此結束。

橋看起來滿老舊的,躲在橋柱的影子裡休息一下,這裡手機還有訊號,寄個簡訊報告進度,老同學一封也沒回,也不知收到沒,也可能是不會中文輸入的關係!
橋右邊的塔克金溪。

橋左邊的塔克金溪

其實只要沿著左岸開一條路,就可以直直通道秀鑾,根本不用爬坡。

 在橋上賴到不得不出發,山路繞過司馬庫斯橋後來一個大迴轉,變成往北,這一段是今天的第二段陡坡,剛剛滑下來的高度要全部騎回來,而且坡度比第一段更陡。
努力做好心理建設,開始騎了! 真是夠陡啊,坡度約15%左右,偶而出現20%,使出吃奶的力氣慢慢爬。
這時路邊突然出現個牌子,寫著司馬庫斯5K!

在叉路口的牌子寫司馬庫斯0-16K,這樣滑一下11K就去了? 只剩5K要騎?
心中不禁一陣狂喜,眼前出現希望了,司馬庫斯,也不過如此嘛?
再騎一下,氣喘如牛的停下來休息,反正就拼命一下,休息一下,看能不能撐到終點,5K, 5K! 加油!
第一壺水喝完,還在往北走,也就是往司馬庫斯的相反方向騎,必須要騎過兩個之字型之後才會回頭往南。
每次騎到心跳快破表,已經很久沒有帶心率表了,但根據經驗,只要能聽到心跳聲,就是快破表了,而如果心跳雖然很快,卻反而不喘,就表示已經開始使用無氧燃燒,這樣距彈盡援絕大概只有半小時,接下來就只能困在這兩個山谷中,等待救援。但現在感覺還是很喘,張開嘴像金魚一樣的大口呼吸,只是太陽很大,蒙在臉上的頭巾不敢脫下,這樣隔著頭巾呼吸,必須非常用力,怎麼沒有人發明個這種遮陽的面罩什麼的? 能夠好呼吸又防紫外線?
坡度有多陡呢? 照片上完全看不出來。

休息了幾次之後,總算繞過最後一個髮夾彎,開始向司馬庫斯的"正確"方向前進了。到了這哩,坡度絲毫沒有讓步的跡象,一路折磨著自甘墮落,專程來自虐的自行車瘋子,尤其那種老瘋子,不自量力的抖動著軟弱的屁股,一下接一下將積水的膝關節往下壓,讓微薄的力量傳到已經發炎的腳底筋膜,以便單車能更在大聲的喘息中,已幾乎無法察覺的速度往前移動著,輪胎摩差著破碎的水泥路面,小石頭不時伴隨著痛苦的呻吟聲往兩邊逃竄。
今天週四,天氣晴,我一個人在司馬庫斯的路上。。。。。掙扎!
一瞬間那種千山萬水我獨往,那種荒郊野外我獨行的豪氣,還有天地人三合一的詩意,全部化成無止盡的喘息,喘息。。。。。。還有靠么!!!!
山路一定要開得這麼陡嗎?也不知路是誰開的,林務局? 交通部? 一時之間還不知要罵誰。
等爬到夠高,可以看到對面的山了,那就是剛剛下滑下來的泰崗,左邊就是新光。我很懷疑,在這片山坡上開之字形的路往下切,會比沿著溪床,從秀鑾繞過來要容易嗎?

這時想這些也沒用,只能繼續賣命拼。
這段路都是水泥路面,但可以看出路基很不穩定,到處都是塌陷的痕跡,塌陷處的水泥就會崩壞,路變變的很不平整,到處是碎石,上坡時速度不快就還好,下坡恐怕真的得注意。
騎的時候儘量選路面較好的部份騎,靠山壁的部分因為比較不容易坍,所以比較好,但後方不斷有來車,變成只能騎右邊,被迫在石堆中前進。
司馬庫斯這麼受歡迎喔? 今天週四ㄟ,不是假日!


然後又看到一塊牌子,寫著司馬庫斯7K!
啥? 剛才5K,現在變7K,原來公里數是反過來寫的,所以從叉路到這裡才騎了7公里,意思是16-7還有9+公里陡坡要拼!
一時覺得欲哭無淚,想哭也找不到地方哭! 這段路旁邊都是樹和雜草,沒有護欄,沒有路肩。因為路太陡,將車靠在樹上也怕會滑下去,要放也只能直接躺到地上。可是路窄,如果兩邊來輛車又得閃。就算車有地方放,人也沒地方坐,除非不介意坐在雜草重生的爛泥中。因此,唯一的休息方式是扶著車站著休息。而因為路邊是樹,所以也沒什麼展望,似乎司馬庫斯在告訴你,來此就專心騎車,專心拼命,不用左顧右盼,欣賞風景。
今天騎到目的地的信心越來越動搖了!
破碎的路面,夾在兩旁竹子和雜木的混林當中,陽光灑了一地,如果沒有陡坡,如果沒有微弱的心臟,如果沒有謙卑的體力,或許這是一條很棒的林道,但今天,這時是通往鬼門關的路,這時突然想起或許該開始考慮買那種重機了?

騎重機的享受之一是聽它低沉的怒吼聲,但在這裏,讓機械的聲音灌滿山谷,實在是很殺風景,而且我認為是不太尊重大自然的行為! 可是,遇到這種陡坡,只要輕輕轉一下油門,對兩腿無力的人來說,實在是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面對20%的陡坡,或許我該換大黃蜂!
車上裝了坡度計,第一次留下證據!

但換車也吊表著認輸,放棄,只要心臟來能跳,我還是要撐下去吧? 心裡面不斷的自己跟自己辯論,司馬庫斯就在身心兩面的掙扎當中越來越近。
這時眼前突然出現.............................
下坡!!!!!!!!!!!!!!!!!!!!!!!!!!!!!!!!!!!!!!!!!!!!!!!!!!!!!!
這裡有下坡???????????????????
不敢相信,不會是唬爛我吧? 一個小下坡之後再繼續陡坡?

心裡不敢相信,就怕高興的太早被耍。小心奕奕往下滑!

沒錯ㄟ! 確實是下坡! 心中狂喜! 眼淚差點噴出來! 第二段爬坡應該結束了!
下滑一段距離,繞過一個山肩時有點短坡,但不礙事,一下子就給他衝過去。

因為是山肩,所以視野開闊,可以看到對面的新光。


又彎進山谷裡,後面還有個坍方處!

坍方處直下山谷!

問題是上面的岩石看起來就很鬆,可是已經變成幾乎凹進去的,整個坍下來是遲早的事,意思是說司馬庫斯隨時會不通,能來的時候趕快來吧!。要再修路,可能要炸掉整片岩石才可能。



繼續往下滑,坡度不小,正前方就是司馬庫斯後方的山頂,忘記叫什麼山了。
這樣一下就滑到了第二座橋,也叫司馬庫斯橋,這樣連從司馬庫斯直接下山谷在上到新光的那座橋,總共就有三座司馬庫斯橋了。而且這三座都是最低點,過橋之後就要爬坡。
橋頭旁有個說明牌,說明這裡由司馬庫斯什麼委員會管理,不可以狩獵釣魚等。只是橋頭還是沒有休息的地方,只能站著看,如果司馬庫斯想要發展光觀,這點還需加油,不過或許維持自然的狀態會更好?
看了半天,只能在橋的護欄上坐下來休息一下。

橋下的泰崗溪支流。

到了這裡手機已經沒有訊號,發不出簡訊了,只希望同學會準時來。
坐在護欄上,好好做好心理準備,剩最後一段坡囉,也是全程最陡的。剩下的力氣拼的上去嗎? 開始後悔沒帶另外一塊麵包來,但它太大塊,口袋塞不下,早知道該先吃大塊的,再帶那個紅豆麵包,現在只能喝白開水,但也只剩不到半壺,開始有點彈盡糧絕的感覺。
走吧! 來了就要面對,往前繼續,先要過個髮夾彎往右回頭再開始爬!
坡有夠陡,一開始就來個20%。
拼一小段還可以,但如果全程這樣,哪有體力去拼啊!
路邊還是一樣,沒地方可以休息,樹就漲在坡地上,車不好靠,要不就倒在地上,但這樣會妨礙後面的來車,所以休息只能扶著單車站著休息。
每拼過一段坡就希望他只是暫時的陡坡,後面會變緩和些,有些是如此,但有些陡坡卻很長,只能苦撐。
停下來喝口水,發現水沒了!
這下得乾騎?

走走停停,手機還是沒訊號,不能叫同學早點來,每次喘不過來就停下車,但停一下又沒事做,只好祭跳上車繼續騎,兩旁的數或竹子夠高,所以什麼展望也沒,只能專心騎!
心理不斷浮起: 該放棄了嗎? 看看手錶才三點多,跟同學約好的是四點,放棄的話就得在這裡等一個鐘頭,不然要滑到司馬庫斯橋去等,但那邊也沒地方可坐,也很無聊!
繼續吧!!!!!!!!!
沒水可喝乾騎的感覺實在不好,但哪裡去找水呢?
再拼一小段,實在口渴難熬,打定主意要來車討水喝了!
可是車子一輛一輛經過,根本沒辦法討水!
只好繼續騎,剛剛在太剛還有人打開車窗加油,到了這裡這麼悽慘,卻沒有人和人鳥我! 每輛車都是呼嘯而過!
還有一種小型巴士,上面寫著兩岸怎樣怎樣? 陸客觀光已經到這理了,不可思議,但全部車子只有這種巴士喇叭按的最大聲,吵死人了。
心想只要有車經過我慢一點我就要攔車要水!
接著十幾輛車過去,都沒攔到一輛!
實在陡的不像話,只好開始之字型繞著騎,希望能省點力,偏偏此時後方出現一輛車,只好靠邊讓他過,此時車窗搖了下來,心裡大樂,連忙問有沒有水,乘客拿出一壺水給我加,心理正千恩萬謝準備叩頭,卻聽老同學說,你要我們去哪裡等你? 還是你要上來了?
哇! 累到連老同學都認不出來了! 原來他們提早到了! 這下士氣大振,請他們先去司馬庫斯走走,我"隨後"就到!
他說還有多久? 還剩2,3公哩,"應該"不會"太久"吧? (心想推車走兩公里能要多久?)
他點點頭,開走了! 留下我繼續和這討厭的陡坡戰鬥。
當然先灌掉半壺水再說,等喝飽了,才後悔剛沒跟他要吃的! 手機還是不通,也不能要他回頭!
餓著肚子繼續騎吧! 至少今天可以回家了!
才騎沒兩下,突然又出現個下坡!!! 海市蜃樓????我餓昏了嗎? 耳蝸失衡?分不出上坡下坡????


沒聽過這裡有下坡ㄟ?
但車子開始滑動,除非有"上帝之手"再推我,不然這的確是下坡,接著有一小段平路!!!!
哇!!!!!!!!!!!!!!!!!!!!!!! 我發了!!!!!開始神勇起來,往前衝!!!!!

接下來的小坡也不算什麼了

然後繞過最後一個山肩,突然可以看到前面的缺口,應該就是司馬庫斯的入口了!
看那坡度??

天啊! 那是人騎的嗎? 太扯了吧! 這是到司馬庫斯最後的考驗? 我知最後一段很陡,但不知所謂最後一段是這裡?
遠方的新光似乎在嘲笑我? 誰要你不來新光? 所謂司馬庫斯古道就是直下此處的山谷才爬上新光! 祝好運! 要到新光上學的司馬庫斯小朋友們!

旁邊有幾個人扛著腳架在拍照,問他拍什麼? 說拍蝴蝶!
蝴蝶? 整天沒看到一隻,不知他要怎麼拍?
最後! 需要面對的地獄坡終於出現在眼前!

才騎十公尺,決定先"拍照"!
嗯! 不錯的松樹!


看看前面

看看坡度計



最後的100公尺,我要有始有終!  只要騎上這最後的陡坡,司馬庫斯地續之路,黑色部落就被我攻下了!
再看看前方! 我推車好了! 心理並訂下規矩,以後只要超過20%的陡坡就拒騎!


這樣聽起來滿有尊嚴的! 不錯,氣喘吁吁推到頂,右邊有個牌子,原來是標示網神秘谷的叉路。

不管他在神秘,現在也不會想去。


左邊.......
怎麼還有路??? 司馬庫斯還沒到????
都開始推車了?


好在不陡,繼續往前騎,路邊出現奇怪的柱子。


再騎一小段路,終於看到司馬庫斯牌樓! 一輛怪手停在那,以為在施工。

結果他只是停在那!


已為踏進去就是司馬庫斯了,結果還有路!

當然也有坡,這樣剛剛推車的壯舉,突然已經沒有終點線前的感動了!
然後還要騎過碎石坡,才真正進入司馬庫斯大門!

右邊長這樣! 看起來像一排民宿



中間長這樣! 紅色屋頂的二樓是遊客中心!

左邊長這樣!


遠遠以為老同學坐在石像那等我,走過去才發現不是!

以為他去逛大街了,先找吃的吧!
問一下遊客,哪裡有吃的? 遊客指指左後方的房子!
原來這是一家餐廳。
只是會有咖啡嗎?


把車放在門口,讓老同學知道我在這哩,走進去一問,哇! 不只有咖啡,還有榛果拿鐵哩,也有蜂蜜厚片吐司! 好個司馬庫斯!!!
先坐下來海克一番,味道還真不錯,連司馬庫斯都提供義大利餐點了,感覺很奇怪!
才幾秒鐘咖啡就喝完了,用微微發抖的手抓起厚片猛啃! 此時此刻,這真是人間美味!
突然從窗口看到同學從遊客中心走出來,叫他一聲,讓他進來坐下,問他要點什麼,他說不用,他在車上已經吃過! ............先生,這裡是餐廳ㄟ? 人家司馬庫斯也要過日子!
只好在他們夫婦兩個的"監視"之下,三口兩口吃完厚片從餐廳逃了出來!
問他們要不要去走走? 他們至少比我早到半小時,以為會去逛逛,結果兩人什麼也沒做,只等我回來,請他老婆去買瓶舒跑補充電解質,我趁機去尿尿,然後他們就急著下山。
真奇怪! 追問之下,原來.... 另外一位同學已經衝下山回家準備牌桌,要載我去打牌!
在拼了25公里的山路,好不容易騎到司馬庫斯之後,還要去打牌??????
我瘋囉??????????????????????
............................................................
............................................................
...........................................................
..................................................??????
看著同學期盼的眼光,三缺一的痛苦我知道!
唉! 他又專程來接我!
怎麼辦????????????????????????
我瘋啦!!!!!!!!!!!!!!!!!!!!!!!!!!!!!!!!!!!!
沒辦法,回到秀鑾,收好單車,一路開到三峽,先去吃飯,只是走在三峽街上,兩腿微微發抖,吃完晚飯還是沒什麼力氣,接下來再打四圈,因為有人不斷連莊,等於打了八圈,最後才逃回台北!
到家已經是一點以後的事了。
唉..............
唯一的好消息是,只輸了一百塊!
無血無淚!    等下輩子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