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亂爬亂騎路徑指南
關於部落格
每次出門前仔細研究別人的部落格,但到現場卻總是覺得上當,因次希望能詳細介紹些去過的路線,以免更多人上當。
  • 61095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霞喀羅古道養老段-差點斷了

過攔沙壩拍一張

兩個髮夾彎之後,遠遠看到山肩上的缺口,以為要騎到那麼高,這樣太陡了吧?

結果發現路還要再繞兩個之字型才上到那邊,而且上面的缺口是往泰崗的,往養老的路在那之前就分開了,因此其實是沿著比較低的路線往南(右邊)。
今天感覺很順,一下子就到叉路口,再拍一下。

到了這裡才發現其實很多地方可以停車,路口旁的工寮也可停一輛車,不過都騎到這裡了,其實也沒差。
進入往養老的叉路,路變的更平了,一路好走!

這叫做秀錦道路? 新光應該就在旁邊的山頭上,現在正陷入大霧中。

山路轉進一個山坳,經過一座水泥橋再繞出去。滿地的泥沙顯示這裡常坍?

出來到了山肩有個水泥平台,有點展望,只是對面的山整個在雲霧中。

這裡路況比司馬庫斯好,路邊比較沒樹,也比較有展望。


到了下一個山肩,這裡有幾戶人家。



一路平緩好騎,從叉路口算起已經2.5K了。

又來到一個山肩,下方有個香菇棚,遠方可以看到整個薩克亞金溪,在雲裡的就是霞喀羅大山吧?

山凹對面的是養老?


香菇棚旁邊有個指示牌,到霞喀羅古道入口還有4.7K。



繼續往前路竟然以之字型下切,經過兩個髮夾彎之後才又恢復。這樣等下回來還得爬坡?

好在不長,路又繼續沿著山坡往南。

再經過一座橋。

回頭看看來時路。

繞過橋之後有一大片新作的護坡,以前這裡一定坍的很厲害。

右邊坍方坡下是薩克亞金溪的一個小支流。

繞出山谷,有人在施工,好像是蓋水溝?

前面有卡車擋路,小心推車過去。又繞到下一個山谷裡。

越進山裡面越涼,天氣陰陰沉沉的一臉就要下雨的樣子!

山谷最裡面出現一大片護坡,上面長滿竹子。


這時有人在山上砍竹子,路上兩位原住民接下竹子之後砍掉樹支再裝上卡車。看到我來他們把竹子往旁邊清出來讓我過。等他們的時候問他們: 這是什麼竹?
砍竹子的女生頭也沒回,大聲說: 泰雅族!!!!!
好答案!
我是問竹子啦! 這是什麼竹?
桂竹(貴族)
好吧! 在這裡遇到泰雅貴族!!!!  
推車過去又遇到一個牌子,霞喀羅更近囉!


繞出谷來到山肩,又有房子了,這好像是個商店,或許就是剛剛上面寫的民宿? 我發現原住民的房子都喜歡蓋在山肩最突出的地方,這樣景觀最好吧? 但風雨也最大哩? 今天看來沒人,我也沒需要吃什麼,兩壺水還是滿滿的!

又往山坳裡鑽。

這裡可能也坍過幾次,現在稍微修好了,路變的很窄。


對面的山肩,霞喀羅古道是否從那開始?


左邊山壁上都是竹子,似乎最近坍了一大片。


又有人在收集上面子竹子裝上卡車,擋住路,需要推車過去。


過了這段崩壁之後,路面變成像林道的碎石路面。

然後就到了古道入口囉! 右邊有一個平台,這裏好像就是剛剛看到的缺口位置。平台上有遮雨棚還有椅子。

還有一個觀景台。


只是站在觀景台上什麼也看不到,因為前方都是樹。
古道入口在左邊,一開始就是一個大斜坡,我看過很多介紹霞喀鑼的部落格,就從來沒人說過這裡有陡坡?


往上騎一下,發現碎石路面很不好騎,輪胎容易打滑,只好乖乖下來推車,好在這只是一小段,十幾公尺左右,推上去就變成平坦的步道了。步道會這麼平坦只有一個原因,要拖砲車,所以這絕對是日本人蓋的,原住民的獵徑是不需要平坦的。
才一下本來在林中的步道突然變開放,右邊變成草坡。

過了這段草坡出現一個說明牌。這才是真正的步道入口吧?

接下來才像真正的步道。步道說寬不寬,其在上面沒有大問題,只是我的越野技術太差,在碎石上面會跳來跳去,旁邊雖然有樹,但如果不小心滑下去,也是會受傷的,因此必須很專心的騎,如此就很難看風景,兩眼只能專注的盯著路面。

這樣小騎一下,越過第一座橋。古道沿著山壁走,每個凹進去的地方就會有條小溪,因此也需要小橋才能通過。這座橋看起來還好,不需要推車,直接騎過去了!


兩旁的樹很高,讓古道看起來非常暗,地上鋪滿淡粉色的松針和枯葉。


偶爾出現竹林,但整個步道陰森森的,想想今天週二,我一個人在霞喀羅古道.....................
但是到現在都沒遇到蜘蛛網,表示早上應該有人來過。

走在這種地方,會覺得離文明很遠很遠,一切都得靠自己,低頭看一下手機,還有訊號,覺得總算沒有完全與世隔絕,稍微有點心安。
經過第二座橋,看起來是全新的,別人部落閣裡描述的危橋已經不見,一溜煙就過了橋。

接著又到了一個空曠的路段,只是對面的山頭全在雲裡,不會下雨吧? 心裡納悶。

這裡步到兩邊的草幾乎長到中間來了,必須擠過去。

可怕的是叢生的雜草掩蓋住路旁一小塊坍陷,車輪卡進去被迫跳車。好在車速不快沒事,長草讓人容易產生錯誤的安全感,忽視旁邊的陡坡。
通過這段路之後又一頭鑽進樹林裡<從光明的世界進入昏暗的隧道中。

一路小心騎,還得小心過低的樹枝打到頭,真的覺得古道不該用騎的,應該用雙腳慢慢的散步,否則全程除了停下來拍照的地方,其他的部份只有路面的記憶,碎石加落葉........................
又過一座橋,還是全新的!


還有旁邊的小瀑布。


低矮的樹林常常會打到頭。

突然出現一小塊平地,有幾塊削平的石頭可以當椅子,在這裡休息一下,這一段松針特別多,落了滿地。碎石還是多,單車靠在石凳上竟然滑下來,刮傷了上管。

再往前突然聽到機車聲,一下子前面冒出一輛機車,在這深山裡,能看到人突然覺得非常開心,知道這條路上不只我一個。
停下車靠邊讓他先過,對方停下來打招呼,看他機車後座放個大箱子,以為他在載貨,說是來測量地質的,並告訴我前面坍了。不確定他說的坍方是不是要扛車的那段,說會其到坍方點就回頭。
他說後面還有一輛,就道別繼續前進。
果然沒多久又出現一輛,這次載著兩個人。
一時之間在昏暗的古道中那種孤單的感覺消失了。如果在山下遇到,誰也不會多看對方一眼吧?

古道繼續延續著,又經過了幾座橋,全是新的,然後突然出現一個拿著登山杖的人,以為他是來走步道的,還沒說兩句,後面又冒出一輛機車,說都是來測量地質的,這樣需要用跑的嗎? 覺得有點好笑!
一陣喧鬧後古道又恢復了寧靜。
出現了竹林。

路邊有個說明牌。

到了這裡就接近粟園了,不過先出現個小坍方。


旁邊有用竹子做簡單的保護。直下就是很深的山谷。


再往前,出現竹欄杆,

又一小段坍方。滿地的碎石,還是下來牽車吧。

然後粟園的說明牌出現了。

粟園以竹林出名,兩邊夾道的竹子,遮天蓋地,如果不是這種昏暗的天氣,感覺應該不錯吧? 今天只覺得陰森森的。


過了竹林又恢復普通林道,

來到一塊爛泥區,這是因為積水,前方的橋不是新的,但看起來似乎堪用。

剛剛騎機車的說坍方地點大約一公里,不知是不是網路上所說的大坍方,或許是他不知腳踏車是可以扛車高遶的,如果是就坍方點就沒差,如果時間早也可以扛車下去,最遠想騎到白石吊橋再回頭。

然後突然前方出現一個黃布條攔住路,不太明白它的意思,不是很多登山客都高遶坍方點嗎?為何要拉條子封路?


再往前行,又出現一個坍方,但還有路可走。


繼續往前,突然路就這樣不見了? 這看起來是新的坍方,下方的綠色蛇籠顯示其他的部分已經不見了。

坍方範圍很大,這要修好一陣子吧?


不確定這是不是網路上所說的就坍方點,回頭看看有沒有高遶或低繞的路線。看來看去都找不到,事後經網友指點,才知道高遶點就在黃布條左邊,我卻完全沒有看到,只是路口也沒登山布條,沒來過的人怎會知道呢? 看以前的部落格,怎麼情況變很多? 非得再來走一次不可!

無論如何今天只能騎到這裡囉!
回頭時發現在碎石路上如果騎快一點會比較好騎,比較平穩。原來如此,不過還是一路小心翼翼騎,只是比來時快了一些,而且回去是下坡,騎起來非常輕鬆。
剛好三點回到登山口,只是在長草區又陷到小坍的地方,車卡了一下,不過沒大礙。
在登山口觀景台休息一下,接下來都是柏油路,困難的部分都結束了,在這好好享受一下今天的成就感!
一路回去輕鬆愉快,到了之字彎的地方往回爬也不算陡,一下子就上去了。
接著過大護坡,稍微爬點坡到山肩處,轉個彎就可以一路下坡道秀巒了,心理輕鬆愉快,下坡煞車少拉一點,衝下坡道,彎過水泥橋,
然後看到橋面上積滿的砂石,來不及了! 後輪一撇,今天一切的成就,霞喀羅的清新,深山裡的幽靜,全部變成懶驢打滾,鏟起一陣灰沙。
啊!!!!!!!!!!!!!!!!!!!!!!!!!!!!!! 霞喀羅不該這樣結束吧???????????????????????????????????
滾了兩圈爬起來,變成泥人了!
第三次摔車,這次的原因是..........................................
笨!!!!!!!!!!!!!!!!!!!!!!!!!!!
以為這次有記得在地上滾一圈,應該沒受啥傷吧? 畢竟大男人摔車算什麼? 有誰不摔的呢? 檢查一下,發現該有的傷一個沒少,手肘,膝蓋,屁股都是傷,而且因為滿地的泥沙,傷口上也沾滿了沙。Izumi厚厚的車褲磨了兩個洞,沙子全跑進去了。這還不打緊,只覺左肩很痛!
哇! 不要鎖骨斷掉了吧? 將車扶起來,檢查一下,只有後輪快拆磨到一點,其他沒啥大礙! 然後摸摸左肩,發現腫起來一塊,和右肩比較一下,感覺差不多,鎖骨應該沒有斷,只是左手已經不太好抬了。
拼命拍掉身上的灰沙,偏偏這次沒有帶優碘,只有茶樹精油,只好拿出來點一下傷口,聊勝於無。
整頓一下,繼續上路,一路下坡,想說不能就這樣給嚇到,照樣給他一路衝下山,速度快到過了網泰崗的叉路時竟然沒發現,就這樣衝過秀鑾橋時才注意到已經下山了。
經過檢查哨時停下來問員警有沒有優碘?
他說抱歉! 用完了!!
昏倒ㄟ! 優碘用到用完? 是每天都有人摔車嗎?
還是那位員警,他說可以到秀巒派出所去要,想想還要爬坡上去,心想就算了!
謝過他,回到車上,才發現整個風衣都是灰,將駕駛座弄的臧死了。
開車回台北時,發現左手已經沒辦法扶方向盤了,只能用一隻手開車。
隔了三天,肩膀還是痛,去診所照個X光求心安,醫生說骨頭沒斷,不過關節有拉開! 要我多休息。
再過兩週鎖骨還是凸起來的,去掛個骨科,說要休息六週才會好!

腳傷膝傷腰傷手傷+肩傷!!!
沒有一樣好,而且持續增加!!
還能騎多久呢?
找出重機目錄開始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