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亂爬亂騎路徑指南
關於部落格
每次出門前仔細研究別人的部落格,但到現場卻總是覺得上當,因次希望能詳細介紹些去過的路線,以免更多人上當。
  • 5827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小觀音山西峰-大屯溪古道到菜公坑

第一次想去攻小觀音山西峰時,先上了陽明山公園網站上查詢了一下,說沒有開放,守法的我當然就不會去囉,後來看看眾多部落格,每個人都很開心的上西峰,沒看到有誰心虛,偷偷摸摸上去。過了很久,總算搞清楚所謂沒有開放,不"建議"去爬的意思!
就是: 出事你自己負責!
當時住北投,所以第一次規畫開車到大屯鞍部,走菜公坑古道下三板橋,走大屯溪古道上西峰,再回到鞍部。 

出發當天從鞍部看西峰,只見整個山頭被雲霧遮住,其實這就是所謂的徵兆,只是我沒看懂。
好在當我從菜公坑古道下切時,只覺的鬱悶難當,蚊蠅不停得繞著我飛,當時心中覺得不對勁,下切了約三十公尺決定放棄,回頭走到竹子湖邀同學上來散步。

現在回頭想想,真是大難不死!  當時要是沒有放棄,不知會發生甚麼事?

後來又走了一趟大屯溪古道,到三公里柱就折返,菜公坑古道也走過,後半段是踢馬路走巴拉卡回來。過了好幾年,這段O行縱走還是沒從心中消失,尤其每次我上課提到台灣最大的火山口時,總是想爬上西峰親眼目睹一下。
等到搬到淡水,可以直接從三板橋近大屯溪古道,這樣先走較難的部分,後面的菜公坑摸黑走都不算難,會比從鞍部起爬好。
於是西峰就進入行程中排隊了! 等待的重點是天氣,一定要沒有雲霧遮住山頂才能去爬,否則看不到火山口。
這樣等了一個多月,總算等到了!

早上已經儘量早出門,深怕下午會有雷雨。所以一定要在烏雲來之前上西峰,下來之後它要怎樣下雨都沒關係。
按照計畫從北海福座往山裡走,最後停車在福惠宮,整個停車場只有我一輛車。稍微暖身一下往三板橋方向走去,此時小觀音山清楚展現在眼前! 山頂一點雲也沒有,真是好天氣! 出運了!



往下走了一小段路,路邊出現很多可以停車的草地,而且有樹蔭,比起福惠宮的停車場好多了,可是車都停了,還是繼續往前。
又走了一段距離,路邊出現更多可以停車的地點,走著走著受不了了,臨時改變主意,還是決定把車開來停在路邊。於是又走回去開車,但因為貪心,總想更接近登山口一點,等到真正到了登山口,卻無法確定,因為路口的指示牌不見了。開過頭之後,路卻變窄,無法掉頭,如此折騰半天,才在路口停好車,雖然近的不得了,但半小時就這樣過去,走進產業道路時已經九點半了。

  
   
一進產業道路沒多遠抬頭就可看到今天的目標   




走到一個開闊處,可以看到整個西峰和右邊的菜公坑山。等下就要從這山谷中間下來回到三板橋。


產業道路旁還有人家,記得上次來這段路是土石路,現在已經鋪成平整的柏油馬路了。




回頭看一下,已經爬了一段高度,可以看到北海岸,聖約翰科大清析可見。



左邊有條土石路,路邊警告標語不少,都說此區沒有開放,容易迷路等等。


右邊出現小溪,溪水看起來太小,不像是大屯溪主流。


產業道路坡度不小,



柏油馬路一直鋪到大屯溪古道口。左邊是石頭屋遺址,以前這裡可停幾輛車。


從這裡開始變成泥土路,不過路面還有水泥的橫跡。


沒多久就開始往上,沿路路徑算清析,路條也非常多。

不過有一條叉路會通往石頭屋,上次回來時就走錯,叉路口並不明顯,容易錯過,但就算走錯也沒關係,就是從石頭屋出來而已,差別不大。


到了第一個過溪點,會照的模糊是因為滿暗的。


過了溪開始明顯往上爬。



但沒多久又過一小支流。


正要踩著枯木過去時,手扶了旁邊的樹一下,突然食指像觸電一樣,知道摸到毛毛蟲了,在樹上找半天,才看到原來是這隻。好在是無毒的,手指頭只是痛,沒有腫起來。不過這下不敢大意,趕快帶起手套。





再走一段,出現一個叉路,路口有指標,說往菜公坑古道,以前沒看到這條,原來兩個古道可以相通,但沒走過,不知怎麼走,不然等下回來可以走這裡。


這就是往菜公坑古道的路,看起來草滿密的,應該比較少人走。


古道繼續往上。



左邊出現溪谷了,




步道沿著溪谷右邊往前,



來到第二越溪點,幾乎每個越溪點都有拉繩。




過了溪之後再沿另一個小溪谷往上,




這時好像又回到溪谷右邊,可是剛剛才過溪到左邊,這樣來來回回已經弄不清怎麼回事了? 應該是支流太多了吧?




接著是大石陡上。




上來之後路變得比較平,有點像林道了。




這樣在樹蔭中走一段。




左邊溪中的小瀑布。


這十步道非常接近溪谷,底下的土石似乎已經被掏空,隨時可能坍掉。



越過這一段前面又變成林道。



這時又下切到溪谷,



溪中的小水流,




一處小水潭,水看起來非常乾淨。


過了溪再踩著石頭往上爬,




這裡才是大屯溪主流。



於是又回到溪左邊來了。




再陡上一段,



又要越溪到右邊,如果只算有拉繩的,這是第四越溪點。



一過溪就看到駁坎,這張是回頭拍的,

後退遠一點拍。以前人住這裡不是種大菁練染料,就是燒炭挑下山去賣。


沒多遠,又要過溪囉,第五越溪點,回到溪左邊(右岸)。



往上走一下下,又要過溪,這是第六越溪點。


這裡有個水潭,是全程中少數夠深可以泡腳的。整個人泡進去會更過癮!




繼續往上走,又要過溪囉,這是第七越溪點。又回到左邊。



雙層小瀑布。這應該是最後一次這樣過溪。


過了溪,左邊的山坡比較陡,沿著溪往上,步道兩側都是大菁。



這時遇到兩塊大石檔路,不過古道不會穿過去,會往左邊繞上去。



繞到比較高的地方,下方溪谷出現全程最大的瀑布。



這稱為"滑瀑"吧? 就像溜滑梯一樣。



步道右側陡下,但古道本身在這裡滿平的。



突然有個透空,可以看到這奇怪的小禿。這應該不是西峰,高度太矮了,只是山谷中的一個火山凸吧?

這時又越過小溪谷,因為水量太小,不確定是不是剛剛瀑布的上游。



一過去就看到2號防迷柱,但一號呢? 每次都沒看到?



再往上,此時步道在兩個溪谷中間的小稜線上。前方出現東西,


這件衣服好像上次來就在這裡? 幾年了哩?



再往前一小段距離,三號防迷柱出現了,這表示往西峰的叉路口到了。




果然沒錯,旁邊樹上釘著路牌,右轉往西峰。


直行可往主峰,


往前一點有塊小空地,用石頭圍起來,以前以為是大菁的染坑,但今天裡面一堆燒過的炭火,有人在這裡烤肉? 走近一看,裡面竟然還有沒燒完的紙錢!
喂! 幹嘛在這裡燒紙錢? 沒聽說這裡有出過人命啊? 從整條路都是蜘蛛網來看,我是今天最早的登山客,可能整條路只有我一個人。想到這裡不禁頭皮發麻,感覺毛毛的,瞬間變成毛毛蟲了! 趕快走人!



往西峰的路比上次來草較多,越來越少人走了吧?



上次大概走到這裡回頭的。




接下來雜草更多囉,中間夾雜著箭竹。



剛開始算平坦。


然後進入箭竹林,沿路都有路條,還算好走。
這路況網路上都有記載,所以已有心理準備,不過其實箭竹陣根本還沒開始哩!




這樣在其中鑽行一下,覺得還好嗎?沒有想像的恐怖。


箭竹說高不高,剛好讓你無法站直,但坡度並不陡。



出現四號防迷柱。



接著竹林變疏,


咦? 又回到普通步道?這裡過個小溪,步道又在山坡右側繞行。



再往前一小段距離,再出現個稍微大一點的溪谷,過了這個溪谷,真正的箭竹陣才開始。這張是回頭拍的。
路旁的樹上綁著奇怪的路條,別的路條都會寫某某登山社,只有這紅黃路條甚麼字也沒有,直覺和那個燒紙錢的團體有關,意思是說他們也走這條路去哪裡?
想到這裡身上的毛毛蟲更多了,討厭ㄟ,趕快趕路。



剛開始稍微有點崎嶇。



但確定又要鑽進箭竹裡了。




但這裡和前段的明顯差別是,坡度增加了!



每次看到路條就心安不少,至少不用擔心迷路,但那紅黃路條就是那麼刺眼的檔在眼前,毛毛蟲啊!!!!!!!



接著箭竹陣像個隧道展開在眼前,整段路算滿直的。



就這樣直值陡上,這時似乎雲來了,天色變黑,但其實也看不到天空,


往上的坡度並不算大,沒有超過45度,手不扶也可站立(如果你夠矮的話!)
但泥土路在晴天也有點滑,無法用正常的腳步往上。
地上有一些凹進去的立足點,不是山友踏出來的,就是有好心人刻意挖出來的,踩在上面才比較好往上走。但問題是這些立足點的間隔很大,因此必須跨大步費力的往上,這讓這段路爬起來很費力。尤其密不透風的箭竹像個大蒸籠,好在有先見之明,帶了三千cc的水,一路拼命喝水降溫。



這時GPS電池突然沒電了。
咦?昨天晚上才充滿的充電電池通常可以撐一天哩? 大概舊了,不過沒關係,當然有帶預備電池,拿出來換上。但沒幾分鐘,又沒電?
見鬼哩,這是新電池ㄟ?怎會?
毛毛蟲又來了!!!

沒辦法,換回原來的充電電池,有需要時再開,至少目前路跡清楚,不用擔心迷路。
沒GPS就不知現在位置到底在哪裡,只能悶頭爬。以前還有登山表可以看高度,現在甚麼也沒了,連地圖也沒帶,只能猜。
估計還要上爬200公尺才能到稜線,以我的速度,最快要半小時才能到,因此就以時間來估計位置。
這樣拼老命繼續往上,估計12點半可到稜線。
接著出現繩子! 真是太棒了,有繩子可拉可以省下很多力氣。


攀完一條繩子,後面又有一條,但全程幾乎就這樣筆直往上。



如然路往左切,變得平了些,本來以為會一路攻頂哩。



是快到了嗎? 心中充滿希望,以為苦難已經過去了,不過這也太快了吧?



接下來出現雜草區,道路有點亂。




又鑽進高箭竹林。


最後出現這種長青苔的石頭,好在又有繩子,不然還真難爬哩!



過了這關,又出現雜亂區。



然後是整段路最艱辛的一段,地上都是亂石,坡度是全程最陡的,所以無法單純站立,必須要扶東西才能往上,但兩邊箭竹太遠,拉不到,中間只有些可憐的幼苗,用力拉會斷,這樣要往上爬很困難,只能趴在地上慢慢找落腳點和握手點,有點小箭竹,只能握住整棵幼苗輕輕的拉住,深怕殘害到幼苗,其實是怕拉斷摔下去。這裡只拍了一張照片是因為要拍照得用雙手,所以每次拍時都得冒生命危險,因此只敢拍一張盡點心意。很難想像如果從上面下來要怎麼走?一定會很慘。




不知過了多久,氣喘吁吁總算爬完這一段,又進入箭竹林。


遇到稍微透空的地方,也就是箭竹稍為短的地方,可以看到旁邊的山頭,但也無法分辨是哪部份。



接下來又是亂石區,但好在不陡。



前方看到稜線了,是到了嗎?



突然眼前出現一塊大石,嚇了一跳,不會還要爬岩石吧?



結果路從左邊通過,眼前出現五號防迷柱,確定上稜線了,耶!!!




只是原本清晰的山頭已經被雲霧掩蓋。過份ㄟ! 我千辛萬苦爬上來,耍我!!!!



這是上來的地方,後方已經完全被霧掩蓋。欲哭無淚啊~~~~~~~




這時全身濕透,天氣乾燥,箭竹是乾的,手套也完全濕透,這全部是我自己的汗水,光是手流的汗就可讓手套濕透,可見戰況又多激烈,但上來只看到白茫茫一片,全身上下本來唯一乾的眼睛這時也變濕了!!!!!!!!!!!!!
我恨啊!!!!!
火山口看不到了,上來的地方是西峰嗎? 右邊還有條路,但路口一根柱子寫著此路不通,此時大霧掩蓋,再登哪個頂都沒意義了。
唉,下山吧!
氣到背上來的冰咖啡都沒喝,就下山了。
五號柱子上的路牌寫著往小觀音山西峰,約5分鐘,但看不清楚是5分還是15分。看距離不會太遠,如果是15分鐘就表示很難走。
心裡充滿哀怨。




很快又鑽進箭竹林裡。




沒多久前方又大石檔路,讓人感到前途茫茫。



山下雲霧瀰漫,甚麼鬼也看不到。


路先從岩石的左邊切過去在往上翻過頂部。




回頭看一下,也分辨不出上來的五號柱位置在哪裡?




接下來一小段亂石區。



很快的又要跟箭竹奮戰,剛開始比較矮,必須用手奮力撥開,




但很快就變長,比較好走。





一下下就到了六號柱,有牌子說這裡是西峰,但整個山頭背箭竹團團圍住,毫無展望。




只有個圖根點,這是甚麼山頭啊? GPS說剛剛來時的山頭才是西峰,這裡又說是西峰,但不管怎樣,沒展望,也不是最高的山頂為何要拿來當作西峰? 只因為他有圖根點?




看了更氣,不做停留,繼續下山。接下來幾乎都在高箭竹裡鑽行。



很快又到了一個陡上陡下的岩石區,回頭拍一張,突然看到一個橘色的點,以為有人來,總算整條路上不只我一個人了,開心的揮手打招呼,橘色小點卻一點也不動,咦? 這是甚麼? 怎麼會有這麼一個橘色的東西呢? 三百度的近視,怎樣也看不清楚。不管了,繼續下山。



過了岩石小凸,後面都在斜坡裡鑽高箭竹,除了地比較斜外算好走。這段路應該已經離開稜線,在右邊斜斜往下。



然後遇到七號柱,有路條指示往左行。


接著要稍微往上爬一下,翻過一個小支稜,然後往下,就出了箭竹區了。




接著在樹林裡面下坡,這裡會有樹林是因為在小支稜的背風面。




樹林裡也綁了很多路條,但只要往下走怎樣都可下山。




最後下山前有幾公尺的芒草路,路口一隻鋼筋,踩了會叮噹響。



接著就看到馬路了。這是小觀音山戰備道。



入口有警告牌,也綁了很多路條,很好找。




不過沒有這些標誌,入口還真容易錯過哩。




出口右邊是個大轉彎。


出了登山口知道今天艱苦的部份過去了,剩下的是熟知的輕鬆路段。爬小觀音山不僅是坡度的問題,重要的是全程幾乎都得彎著腰爬,這才累人。
這段路走一次就夠了,以後不會再來了吧?
最可恨的是一大早這麼清析的山頭,爬上去卻只能看霧,見不到火山口,這樣全部心血都白費。


慢慢踢戰備道下山,這時卻出大太陽了。



前方戰備道大門在望,小觀音山掰掰囉。


在鞍部停車場回頭看看西峰,喂! 竟然沒雲了! 是故意氣我嗎??????



走到二子坪遊客中心,坐下來休息一下。拿下脖子上的毛巾扭乾,整條褲子只有鞋子上方還是乾的,這樣坐在那裏,跨下又一攤水,會不會有人以為我尿褲子啊?
老先生! 您是不是該穿尿布了??
啊~~~~~~~~~~~~~~~~~可惡的西峰!





這時兩個白種人,聽口音可能是東歐人,拿著兩台大照相機走過來釘著旁邊的樹。以為看到甚麼鳥,結果是拍松鼠,唉。沒見過台灣松鼠嗎?
旁邊二子坪步道人馬雜沓,其中聽到一個小孩的聲音,道地的美國腔,以為美國小孩也來這玩,等到走近了,卻發現是一對祖孫,祖父穿著標準台灣背心,腳上踢著拖鞋,孫子剪個短髮,穿短褲拖鞋,怎樣看都是台灣小孩,卻用標準的美語交談著。以為是華僑,兩人卻又切換回台語,然後再繼續說美語。
唉! 台灣到底是怎麼了? 一堆人以會美語為榮? 深怕自己小孩做不了美國人?兩人會走過來是為看到這兩個白人,想來攀談的吧?
看看我們的軍檢署長,連個國語都講不好,一片黑?連續黑? 沒人想到我們的中文教育怎麼了,卻只會拼命學美語,他們哪裡知道在師大語言中心,有多少外國人拼命想學華語,師大都賺翻了。
想到這裡寫也寫不完,只能低聲罵一句"洋奴!"。

遠處的
西峰又被雲蓋住了!



拿出驚恐鳥留念,只見西峰的雙峰就像女人的胸部,朦朧難以捉摸。
到遊客中心想買個電池,但小姐說這裡電池很貴喔,一個要20元,你確定要買嗎?
這個,山下買多少錢我也不知哩? 哈,不過看他說的誠懇,剩下的路其實也不需要GPS,就不買囉,去旁邊販賣機找舒跑,一路留太多汗,剛剛爬坡時覺得好像要抽跡,該喝點舒跑預防一下,但販賣機上只有寶礦力,想想還是算了!接下來只是下山,應該還好吧?




從二子坪走到大屯公園,這段步道以前還沒走過,很驚訝竟是下坡。




等到走到大屯池後又要上坡,以前完全沒想到這裡竟然有條山路,從池邊以之字形往上通道菜公坑登山口。




出口就在登山口正對面。



菜公坑古道來過一次,不難走,可以慢慢散步下山,但只覺得左小腿想抽筋。




水袋裡三千cc的水喝的沒剩多少了,只能小口的省著喝。
菜公坑古道先是往下切一小段,然後變平,等到距溪谷上方時,才一路陡下幾乎直到溪邊。



開始陡下了。




最後路變寬,




看到水管就是下坡快結束了。


在往下走一小段距離。



來到一個叉路口,



往右的路上挖出階梯。



往左走繼續下山,路邊出現駁坎,




右邊也有。以前在這裡不是煉染料就是燒木炭。




接下來的路程輕鬆了。



一點緩坡,




最後穿過這一小片楓樹林,



就看到馬路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二層樓洋房。


回頭看看,連西峰的稜線尾端都被雲霧蓋住了。





最後踢馬路回登山口開車,沿路迷路過幾次,GPS也沒辦法用,最後是用最傳統的方法找回去: 開口問路。
但遇到一位大嬸,我用台語問三板橋怎麼走?
他連忙跟我說,我不會說國語!
唉! 是怎樣啦?



如此回到車上剛好五點,從九點半進去整整七個半鐘頭。
晚上睡覺左小腿一直抽筋,早上起床才趕快灌了一瓶舒跑下去。總算不抽了,但接下來四天連著鐵腿。以前再慘都沒鐵腿這麼久過,
西峰啊! 我不甘心!!!!!

(請見續集)
http://blog.yam.com/jcild/article/6673192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