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亂爬亂騎路徑指南
關於部落格
每次出門前仔細研究別人的部落格,但到現場卻總是覺得上當,因次希望能詳細介紹些去過的路線,以免更多人上當。
  • 61095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霞喀羅古道-獵人天堂

 
為了一大早能進檢查哨,大約四點就得出發,可是可能因為怕睡過頭,竟然整晚都睡不著,熬到兩點半,乾脆起床出發!
一路沒車,一個半小時就到了內灣口,剛好天亮,路口的小七竟然換成花店,害我沒咖啡喝,好在內灣的小七有開,裝好一杯繼續上路,卻想起早上的份還沒買,應該買兩杯的,只好到尖石的萊爾富買,卻發現也關了?怪哩! 這樣接下來可全都沒有便利商店了,一杯咖啡得撐一整天。等過了錦屏橋又發現明隧道上巨大的泰雅族石像也消失不見,這是怎麼了? 才多久沒來一堆東西消失不見? 只有過了那羅賣烤小鳥的還在,唉!
經過金財商店時他已經開店,但這裡沒線煮咖啡吧?
花了兩個小時才到上宇老,沿途完全沒霧。
一大早山頂一點雲也沒有,視野非常好,往南方一看,咦! 那個小凸好像大霸尖,上宇老能看到大霸尖??
可是實在太像了,上次去馬拉邦山,拼命想看大霸尖卻看不到,這裡卻得來全不費工夫!
開始感覺今天會是幸運的一天! 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大壩。



從宇老下滑秀巒,在彎進田埔之前有個新建的觀景台,上次騎鎮西堡時有看到,但沒停下來,這次在這裡吃個早餐。


晨曦下的巴陵山谷。




這裡比較低,大壩已經躲到山後,左前方的部落是泰崗。後方中間的山是西那基山,右邊的大山是基那吉山,霞喀羅大山從這裡看不到。


吃完早餐繼續趕路,過秀巒檢查哨時已經七點,按規矩下車填單,員警問我去哪裡,我說白石,他說林務局已經關閉霞喀羅了,還指個貼在窗戶上的公文。
昏倒! 這下要怎麼辦? 員警說他只能核到養老,無權核准霞喀羅。
接下來的對話我不能在這裡公布,但我很規矩的將單子上的目的地改成養老。
謝過他,繼續往裡開,到了xxx入口,原來的平台還在,旁邊可以停車的地方卻用石頭攔起來了。


不過步道口有個新牌子,指示前方有停車場。



往前開一小段距哩,其實根本沒80公尺,有個寬廣的平地,已經有一輛車停在那裏了。
停車場末端有個小房子,走近一看竟然是一間廁所,正要找地方解放一下哩,這下喜出望外,不需要找草叢了,連忙走進去降壓。
等到事情辦完,走出來卻發現洗手台沒水,只好很不衛生的回到車上整裝,穿護膝。
拉起褲腳脫鞋,卻發現整個褲腳是濕的! 咦? 哪來的水?
整間廁所都沒水,褲子怎會濕?突然想到,原來尿盆下面的管子一定是空的,所有的尿都直接噴到地上,所以濺的一褲子,檢查一下鞋子,果然也濕了。
天啊! 這裡又沒水,沒辦法洗,但還是得穿護膝,弄到最後兩手兩腳都是......
甚麼爛廁所啊! 害死人!


就這樣,一身的尿餿味走進"養老"古道。古道口的牌子還在。這時是七點半。


先爬上入口處的小陡坡,接下來就是平坦的步道,這段路上次騎過,就隨便拍拍。




上次來是陰天,今天是大晴天,但步道裡還是滿暗的。


第一座橋已經換新,上次來還是舊的,前面鋪的木板好像就是原來的橋面。




過了指示牌後的長草區,草變得更長了,但上次來發現的小洞卻不見了,已經被填平?


太陽慢慢升起,有些路段可以曬到太陽。




大約走了一公里,來到轉角的休息區,上次就是在這裡刮到車子。


過了轉角,路邊出現21K柱,"養老"步道全長22公里,所以這裡是一公里的地方,不過剛剛沒注意,沒拍到其他的柱子。



第二座橋,橋頭有警示牌。


第三座橋,很小。



第四座橋。



橋旁的小瀑布。



太陽越來越高,步道整個亮起來。說實在的,如果不是秋天來,整條步道還真有點無聊,全程都差不多,就漲這樣。



20.5K柱,又走了半公里。顯然是每五百公尺立一個柱子。


又從山谷裡彎出來,每次彎進去GPS就會抱怨收不到信號,出來之後又重新定位。




繼續走下去。




20K柱,今天變成收集里程柱遊戲。



第五座橋。




步道還是長這樣,一成不變。




出現竹子,但這裡離粟園還遠的哩。




第六座橋,今天就來數橋和里程柱吧!




19.5K柱很小,



更茂密的竹子,但這裡不是粟園。



是木炭窯。窯在哪裡呢? 就在牌子正後方,有個大洞,周圍有些石頭堆砌的牆,這就是以前燒炭的地方吧?



續往前,19K柱。



第七座橋。


第八座橋頭有小心落石的牌子。




結果沒有落石,走過去時卻一頭撞到樹幹,冒出滿眼金心,痛啊!
怎會撞到樹呢? 原來之前有個樹枝,遮柱後面的樹幹。看到樹枝就會低下頭來通過,頭一低就看不到前面,以為過了,抬起頭來時正好一頭撞進去。
摸摸頭,腫起一個小包,唉!
回頭拍一張兇手,去年還沒這樹幹,應該整棵倒下來了,但卻沒死,枝葉還是很茂盛,這樣也不忍心砍斷他,大家小心囉!




後面還有坍方,旁邊用竹子當欄杆。


看到牌子就知粟園到囉。





兩旁筆直的竹子。



粟園在哪裡呢? 在說明牌後方有條小斜坡,上去可看到整片平地,當然現在已經長滿竹子,



地上還有些石塊,可是能遺跡,但無法辨識,後方應該還有,但此地堆積的竹葉滿厚的,踩在腳下不知有甚麼東西,不太想深入。


這塊東西看不出是甚麼?夯土牆?



退出粟園,繼續往前。




後半段的竹林更壯觀。



繼續趕路,發現18K柱。咦? 18.5K柱呢? 竟然漏掉了,回程時再找吧? 所以粟園大約在3.5公里的地方。


17.5K柱。




又是筆直的步道,千遍一律。



第九座橋,不過是個木板。


步道還是長一樣。走起來其實有點無聊。



只能找里程柱打發時間。
17K柱非常小,幾乎埋在大菁裡。



續往前,



路邊突然出現機車。
後輪還拆掉了,是壞掉了嗎?就算壞掉了,拖回去還是可以當廢鐵賣,在這種地方出線機車還真奇怪哩?




再往前就是坍方點,要先經過一個小坍方,有竹竿護欄的地方,接著就是大坍方,整片的坍方還是差不多,可以看到下方的薩克亞金溪。


透空處可以看到對面的山,但這些其實都是山肩,步道高度太低,看不到山頂。



退回高繞的入口,這裡本來有黃布條圍住,但現在只有在地上放個枯樹枝。
入口倒是多了很多路條,很容易辨識。




一進去就是陡上,有繩子可拉,並不難走。就算扛腳踏車也沒大問題。




往上其實沒幾公尺,就變平路了,




接著就往下,路跡清楚好走,高繞不會超過十公尺。



右邊可看到坍方,此時正在坍方上方,可以看到下面的溪谷,坍方壁上已經草,表示有一陣子沒變化了。




往下徒中有點雜草。



接著就回到步道了,全程沒幾分鐘。這是下來的地方。



步道口地上也放著樹枝。


往回走去看看坍方點,路口拉著黃布條。


靠近可以看到坍方壁。


走回步到卻發現旁邊又有兩輛機車,這兩輛看起來是好的,上面披了塑膠布防水,兩個車輪還上了鎖。這是怎樣啊? 車子怎會來這裡? 扛進來的嗎? 另外一端也是坍方,這樣兩邊都出不去哩? 機車放這裡有何用?



前方一點就是17K 柱。


然後又看到一輛機車,全都是野狼。這實在怪透了。




這時突然從後方出現一個人,跟他打招呼,他說颱風要來喔,管制站的員警說如果發布颱風警報會打電話通知他要他趕快出去,可能也會打電話給我。
想說這裡手機根本不通,要怎樣打電話?
問他要走到哪裡,他說他相機留在山上,颱風要來要趕快拿回去。
相機留在山上? 跟他道別 後往前走一點就到了馬鞍駐在所,柱在所離第一坍方點很近。這個人正坐在上方小平地休息。
上去再跟他聊一聊,問他幹嘛相機留在這裡,他也說不清楚,可是他又長得不像獵人,只是愛拍野生動物?
他說這裡動物很多,再往前走會有山羌警戒,聽到人來會叫,也有很多藍腹鷴,傍晚時很容易遇到。
他還說前面坍方點不好走,不過有繩子,小心拉繩就可。


聊一聊他就往裡面去了,心想昨晚看電視還說白天會發布海上颱風警報,晚上才會發布陸上,難道有變化? 這下得趕快走。
路口有指示牌和凳子。


往裡是寬廣的步道,馬鞍似乎是到白石前的最高點,從這裡開始是下坡。
走沒多遠真的聽到山羌在叫,聽起來像狗叫,但每次只會一聲汪,跟真的狗叫不一樣。
接著看到一群山雞,藍腹鷴倒是沒看到,應該太早了吧。


濕滑路段



還是老樣,一成不變的步道。


又出現說明牌,以為武神到了,


但是個不重要的說明牌。



這裡的樹變高變直,



又有一個竹林區,



16.5K柱,上面壓個石塊。
白石在約12.5K的地方,前面還有兩個崩壁,算算要12點才能到。如果去要四個半小時,回程就大概四點半才會出來。夏天七點才天黑,但不知颱風狀況,心裡不禁有點急。已經十點了,得快點趕路。



一小段不像步道的路段。


原來是坍過。




對面的山頭,



又是坍過的碎石路段。




路旁的崩壁,不知還能撐多久。




又恢復標準步道。




下方的薩克亞金溪,步道太黑,溪谷太亮,拍不出來。



第十座橋。旁邊有人丟了一些塑膠袋還有酒瓶。





橋下的溪流,


非常寬廣,這是一條大支流,但沒有名字。



步道橋頭有點積水。


接著繞出去


第十一座橋。



繼續前進,


15.5K柱,咦? 16K柱呢?漏掉了?



第十二座橋,橋頭有個警告標誌,但牌子已經掉在地上。




路邊出現個柱子,應該是個路牌吧?





15K柱


前方有些雜木林,從馬鞍到武神感覺還真遠哩!不過馬鞍到入口不過3.5K,現在已經總共走了6.5K,表示從馬鞍到這裡已經走了3K。




再往前走,路邊又出現一輛機車,這裡有野狼機車隊嗎? 這輛和前面一輛一樣,也有上鎖,但沒有鋪塑膠布。
為何古道會出現這麼多機車? 這一定有原因,最可能的原因就是: 獵人!
從第一坍塌點到第二坍塌之間大約有五公里,這樣來回至少要花兩小時,有機車代步可以省很多時間。這樣進去補獲獵物之後,用機車載到第一坍塌再走路運出去,車就留在那裏。
這輛車停在這裡表示主人進去了,還沒出來。因為是暫停,所以沒批塑膠布。


第十二座橋。



總算武神到了。說明牌旁邊的斜坡可以到駐在所遺址。




遺址裡面有些夯土牆,但旁邊卻有一個用雨布搭的小獵寮。顯然這裡獵人很多,古道已經變成獵人天堂了。


武神過了是14.5K 柱,



快中午了,步道變得很亮,算算前面還有兩公里,真怕中午都到不了白石吊橋。



接著出現個牌子,說道路坍方,要小心通過。左邊有很多路條,這是第二坍方點嗎? 左邊應該是高繞的路線。



但看看左邊是這麼陡的坡,不禁開始懷疑起來。剛剛那位獵人說要拉繩,可是這裡完全看不到繩子。
或許這是坍方還沒修好前的路線?



所以往前看看狀況再說,



果然發現右條下切的路線,有綁一條繩子。當下不疑有他,拉繩往下走,這應該就是獵人說的路線了,



下切大約四公尺,路就變平,切過坍方。


然後往上,這段不好走,很滑,草比較密。但左邊也有繩子可拉,所以不算太困難,上方已經可以看到橋,更確定沒走錯路。


爬上橋之後回拍一張。這是上來的地方。


上了橋才發現右邊一堆路條,顯然高繞路線是從這裡下來的,或許會比較好走? 回程時再看看。


橋的上方又有一座橋,這是坍過的嗎? 第十四座橋了。



再往前是一小段平路,有棵倒木,



第十五座橋。




然後有木梯往上,這也是坍方點嗎?



第十六座橋。


然後開始下切,滿陡的。




第十七座橋



然後就出現所謂的天梯了!
只是看別人照片裡的天梯還乾淨清楚,現在的天梯已經長滿雜草,枕木也濕滑不好走。


只能拉著繩子小心往下,每一階的距離都很大,又不平,實在不好站,這種梯子其實不做也罷。


走了兩段梯之後,受不了,旁邊有條土路,也有繩子,改走這條好了。但這條最後又回到天梯旁。



下來之後路變平,又在這裡出現說明牌,還真有點奇怪?



越過一小段雜草區。



出現木梯往上,這時溪水的聲音很大,感覺很近了。



走完木梯之後再接一段木棧道。



一路陡上,




可以看到警示牌,又回到步道了。


上來的地方往回拍,這是坍方點前的原始道路。




一回頭,發現白石吊橋就在眼前,原來他就在第三坍方點的旁邊。



這下喜出望外,因為現在才11點半,總算在12點前趕到了。






橋頭因為逆光,拍不清楚,但左邊寫著大正多少年興建的,右邊寫著白石吊橋。




橋面因為被兩旁的樹檔柱,感覺不出它的高度。




要走到快中間時才看得到溪底。




想拍那種懸空的感覺,但鏡頭太小,拍不出來,高度大概有九層樓高吧? 但當時忘記測量,無法確定。



橋面比想像的要寬,但因為兩旁的鐵線是斜的,扶不到,只能小心通過,但橋面算穩,走到中間也不太會晃。


到溪谷上方往下拍,這樣有多高呢?
溪谷裡沒有東西可做比較,目測不容易感覺的到。



橋左邊還看不到溪谷。



這樣拍是不是比較能顯出懸空的感覺?




左邊溪谷很窄。


在溪谷正上方。


橋另外一邊竟然長的一模一樣,左邊是大正多少年,右邊是白石吊橋,不過日本人叫鐵線橋,所以這不會是日本人蓋的。





過橋右邊是步道,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不敢攻白石駐在所,就到這裡為止吧! 橋這邊沒地方可坐,所以又走回去,換個方向拍一張。



橋這邊有幾個石頭可以坐,拿出午餐、咖啡吃喝一番。昨晚一夜沒睡,就靠這杯咖啡提神了! 好在保溫杯爭氣,咖啡還是溫的。
很快的吃喝玩,趕路回去囉!
走回去才發現這裡有個路牌,不過已經斷掉。



很快的下第三坍方點,又踩著木梯往上爬,往上似乎比往下容易多了。
接著又回到第二坍方點,這次改高繞,要沿著小河床往上,但沒多遠就變平了。似乎很容易。



到了上面有很多路條,步道更是寬廣的像是原來的路? 到最後下切時懷疑是不是走錯了?
最後一段更以之字型往下,等到回到原來的路口才知沒走錯。搞了半天高繞並不是沿著左邊這座山坡陡上,而是回頭以很平緩的坡度左右折返往上,從下方看不到,所以來時才會錯過。




回程走得很快,看到路邊一堆燒過的樹幹,只有獵人會這樣起火,



走著走著突然看到路邊有咬人貓,這是第一次親眼看到!




回程找了半天就是沒找到18.5公里柱,應該是消失了。
但找到到了21.5K,到這裡手機已經有訊號,問一下朋友颱風如何? 說還早哩!
唉! 被騙了!



回到步道口發現22K就在旁邊,停車場那輛車還在,或許就是那位機車的主人? 還在裡面捕獵?



看看時間才三點,出來只要三個鐘頭,進去就花了四個鐘頭,怪哩? 差別在哪? 照相?
再花了三個鐘頭回台北,一點颱風的跡象也沒有。
不過第二天蘇力帶來強風豪雨,山區雨量超過一千公釐,古道又不知會被沖刷得如何? 另外一邊石鹿古道說也坍方還在搶修,林務局會不會永遠的封掉霞喀羅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