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亂爬亂騎路徑指南
關於部落格
每次出門前仔細研究別人的部落格,但到現場卻總是覺得上當,因次希望能詳細介紹些去過的路線,以免更多人上當。
  • 5827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石筍尖-平溪二奸

 因為上次走過薯榔尖的台階,這次不想從二坑進去,決定走Tony的路線。
 http://www.tonyhuang39.com/tony0482/tony0482.html
Tony說

戴手套,踏著岩階,接繩索而上。攀上巨岩高處後,山路循稜而行,變為平緩的林間小徑,約六、七分鐘,右側有一小徑,可爬向附近的小丘,樹林開闊處,是觀看石筍尖的絕佳位置。石筍尖一柱擎天,栩栩如生。返回主步道,續前行,繞過大石壁,隨即與二坑登山步道上來的山徑會合。接著山徑陡上,踏著樹根攀爬岩壁直上,便登上了石筍尖。

(以上摘自黃育智先生的網誌)

挑的日子是下雨天結束,開始放晴的非假日。這種天氣是蜘蛛網最多的時候,開車到菁桐,找不到停車位,繞到平溪才開進老街,卻發現路越來越窄,差點開進菁桐車站。找個叉路調頭,就在老街東邊一點的地方停在路旁。
太陽有夠大的,隨便做操後開始往三坑走去。




平溪線鐵路就在道路旁,一輛火車駛過,來不及掏出像機。



對面的山上一堆亂凸,但分變不出哪個是孝子山,或許都不是。




這樣沿著鐵路往前走,看到一個平交道。



這就是三坑口了。




右邊有個游動廁所,先解放一下。
出來遠遠就看到石筍尖,從這個方向看過去一點也不尖,反而像個品字形。



路口的路牌






和導覽圖。


左邊有條大水溝。




往裡走有幾戶人家,還有一隻小白狗。


等到看到這路牌登山口就到了。




一開始是平整的石板路。



整條路在山谷裡緩緩往上,眼前一直出現石筍尖。


又出現路牌,上面還有薯榔尖,真的一樣哩,從這裡去薯榔要繞很遠吧!




滿地的油桐花,但這裡好像不是油桐花的熱門景點。



右邊出現個廟,


旁邊有路牌,說往裡可通往汐平公路。




一條很小的溪,可以說只是個水溝,但卻蓋了這種特殊的石板橋,為什麼呢?



這裡之後步道開始往上爬了。


越來越陡。




爬上這段陡坡,來到一個小圓環。旁邊有石椅,但太髒了,不能坐,前方還有布條,但是是土路,



左邊的石階繼續往上,樹上也有一堆路條。
 
 
 轉角的樹上釘著路牌,但怎麼都是往左邊?


往石筍尖的路牌在另外一面。



確定方向,繼續拾級而上。



竟然有倒木檔路


然後石階又彎向右邊。




再陡上,但都沒多遠。



又來到一個迴轉點。


續前行,遇到兩位情侶,穿著簡單的衣服,走石筍尖這麼簡單喔?兩個人邊聊邊下山,沒看我一眼。




繼續往上,感覺越來越高,已經上稜線了。



然後石階突然憑空消失,前面一個石壁檔在路中間。
是怎樣啊? 這反差也太大了吧?


看看左邊一個大石壁,記得tony說過從石壁腳下繞過,是這裡嗎? 左看右看都找不到其他路啊?



看看檔在路中間的石壁,有鑿出石階,但就怕這是台灣誌當中的北稜,上去之後可要受罪了,猶豫半天,還是上去探探路,如果只是一小段就沒關係,如果一直陡上可能走錯路了。
爬到石階的上方,遠遠望去還是一路陡上,決定撤退。



下來時一邊找有沒有繞過石壁腳的路,也想不起來tony所說的石壁是不是這個?




但一路找回菁桐也沒看到有其他叉路,倒是回程遇到這該死的斜坡,差點摔跤。哪有人在頃斜的地方不做石階,卻鋪成斜坡,一下雨就跟溜滑梯一樣。上坡時還好,下坡可就危險了。這時倒過來慢慢後退下來,總算安全下山。
(這是回頭拍的)



這下怎辦? 考慮從二坑再攻上去,但實在不想爬那筆直的石階,回到菁桐坐在車站月台上吃喝一陣,再走到礦坑園區逛逛,就結束了今天這個短命的旅程。

回去之後再仔細研究tony和Mark的路線,確定這段沒錯,拉繩之後應該會爬到石壁的頂端,接著就是"一般林道",沒有台灣誌那種攀岩路況。
但足足過了了五個月之後才有機會再來攻石筍尖。
第二次去已經是九月了,奇怪的是,過了這麼久,天氣卻一樣澳熱難當,一大早的太陽就曬到眼花撩亂。這次知道停哪裡,很快的就停好車,又在路口游動廁所解放一次,接著走進三坑。
石筍尖這次更清楚了,似乎想讓我看清真相。

令人懷疑的是石筍尖品字形山頂右邊的那個饅頭山,是稜線上的一個山頭,還是石筍尖後方的另一座山,到現在都還弄不清。
照片中間偏右一點的石壁應該就是石階盡頭的那個。


前段石階上次拍過了,這次就不拍,直接攻上第一個石壁。經過短暫拉繩陡上之後,果然上切到稜線,不算難爬。
回頭照一張切上稜線前的路。


上了稜線之後,果然如Tony所說的,變成"一般林道"。



但才走二三十公尺又要往上爬。咦? 不是說"一般林道"嗎?



這段路可一點也不一般,雖然不算陡,但絕對不是可以散步的林道。


然後還要拉繩! 喂! Tony! 你也太誇張了吧? 還是我又走錯路? 其實有一條平坦的"一般林道"? 我卻找死爬上稜線? 這下又心急了起來,但急也沒用,都走到這裡了,只有繼續走下去,除非前面出現要攀岩的路段,否則沒有理由放棄。




就這樣且戰且走,這段路不斷的在攀升,還出現一小段像皇帝殿那種岩稜。不過實在太小,沒甚麼可怕。



然後還是在雜草叢中往上,這看起來不太像有路。


突然遇到一塊巨石,還好道路沒有往上上稜線,直接在他面前往左切過去。




然後還是陡上,喂! 有完沒完啊!



說實在的,這段路也不算長,走個十幾分鐘吧,但因為心理預期的是"一般林道",所以走起來覺得特別遠。
繼續拉繩陡上,因為兩邊樹林濃密,完全沒展望,不知自己爬到哪裡了。


還在往上,沒完沒了,這段稜線有這麼高這麼長嗎?




然後又撞到一塊超大岩石。左看右看才找到往左的路。好樣的! 至少不要上稜線。



過了這塊岩石開始變下坡了,



然後一下子就到了往石筍尖的叉路口。右邊陡上就是往石筍尖的路。




回拍走過來的路。



喘口氣,休息一下。
走到這裡完全沒看到tony所謂的石壁,也沒看到可以上去看石筍尖的叉路,不過至少不確定的路段走完了,接下來應該很"正常"。
就是拉繩陡上啦! 爬一下下就看到了這塊在岩石上切出來的石階,不算太難走。




過了石階又是樹根路,但又遇到這塊大岩石。這就需要點力氣了。主要是鑿出來的立足點落差大,不好站,拉住繩子還是會左右搖晃,尤其第一階跨距最大,等到拉到紅色繩子時就還好了,左右拉力可以平衡,比較能站穩。
看看GPS,上面沒有標明石筍尖,只看到等高線標出的最高點在兩百公尺之外。天啊! 要再爬兩百公尺這種路段喔? 會死人哩! 兩百公尺是水平距哩,不是高度,以這種坡度爬水平距離兩百,不知道高度要爬多少了? 石筍尖有這麼難嗎? 心中又冒出一堆問號! 想了想,決定先上去再說,如果後面全是這種攀岩路,就回家吧!


上去之後看看後面,好像又變回樹根路了,於是繼續爬。



但才一下下又要攀岩了! 不會吧? 又來了? 心中正在嘆息時,注意到這塊岩石之後似乎已經透天了,是石筍尖到了嗎? 等到爬到岩石的底部才發現左邊是一塊小空地,滿心好奇,停都沒停一下,先拉繩上去再說。


一上去第一眼就看到黃帝椅,真的登頂了!


 可是頂部只有這個頃斜的岩面,因為坡度太陡,很難站立,只能利用幾個鑿出來的石階往上,而黃帝椅前面的石塊更斜,根本不法站在上面,要做皇帝椅,只能從後方撐住再跨上去,因為腳無法著力,所以要完全靠屁股頂住。
唉! 皇帝不好當啊!
爬上去先坐在黃帝椅旁邊,因為他是唯一能扶的東西。
來一輪照片: 山下的菁桐


二坑,也是等下下山的地方。




平溪方向。還是看不到孝子山




薯榔尖和他後方的劍龍背



這支竿子不知做何用的? 天線? 避雷針? 山上要避雷針做啥?




一坑方向。




黃帝椅



後方的山頭,也就是北稜的連峰。右邊遠方是姜子寮山。




不想做皇帝椅,請驚恐鳥試坐一下,他一坐就滿臉驚恐。




拍完照片就聽到山下有人聲,這裡曬得很,也不想在這裡吃午餐,而且坐起來很不舒服,就下山讓給別人吧。
下到下面的小空地,上來的是兩位山友,說是這裡人,但已經搬到南港去了,對他們來說這是老家的散步路線吧。
接著再陡下,回到叉路口,才休息一下,兩位山友也跟著下來,問我從哪邊來的,我指指後方,他們說那條比較難走,這邊比較好走,說著就往下走了,臨走前還問我有沒登山杖。
以為真的比較好走,接下來可以散步下山了。



屁哩! 爬山真是甚麼人的話都不要聽。
接著還是一路拉繩陡下,跟上石筍尖沒甚麼差別。兩邊比起來,來時路還比較好走哩!


又開始沒完沒了了,



就一直下下下,總算最後到了一小段平路。




再翻過大石區。




直到看到石階這樹根陡下路才結束。也就是說從二坑進來的話,走完石階之後就幾乎一路拉繩陡上了。




回拍下來的路,有陡吧? 甚麼叫做比較好走?




當然石階也是一路下坡,不過根拉繩比起來,這算是散步路線了。



找個轉角有樹蔭的地方吃午餐,石筍尖說起來不算難,但也不該說的這麼輕鬆,只要有"正確"的心理準備,兩三小時就可爬完,算是不錯的路線,但我並不喜歡山頂,歪歪的坐在那無法真正的享受風景。




越接近山腳樹林越高,步道也越好看。



有點走在森林的感覺。


S型的石階


到出口了,出口是一小塊空地。



從右邊下來回看,正前方有個說明牌。




這是通往薯榔尖的路,上次遇到的叉路就連到這裡吧。



原來這裡有山腰路可以直通菁桐,不用從二坑下去,上次看到山腰上的欄杆就是這條路。




往前果然看到欄杆了,右方有路通往二坑。




回看石筍尖。山頂的品字型已經看不清楚。



對面的薯榔尖恢復金字塔的形狀。



從路邊人家回頭再拍一張。



欄杆路彎往菁桐。




遠遠可以看到菁桐了。



最後接上車道。


再往前又遇到叉路,左上應該是往煤礦公園,右邊往咖啡館。


咖啡館右邊有小路下切鐵軌,小路旁邊竟然發現一堆許願竹。




原來放不下的許願竹最後的歸宿是這裡。



散落一地,覺得有點可悲。




回到菁桐老街又有一堆賣許願竹的攤位,唉!



回到車上之前拍一張對面的山頭,還是不知哪座是哪座,鋒頭尖? 平溪三奸下了兩奸,接下來要換到對面去探險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