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亂爬亂騎路徑指南
關於部落格
每次出門前仔細研究別人的部落格,但到現場卻總是覺得上當,因次希望能詳細介紹些去過的路線,以免更多人上當。
  • 59306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雪山東峰-第一座爬得比較像樣的百岳

   
  武陵當晚約10度,可是站在空曠的露營區煮泡麵時只覺得冰冷,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本來有多帶泡麵以防萬一,但這萬一似乎立刻就來了,在這麼冷的環境下似乎吃的更多,遠超過平常爬山的食量,而我根本還沒開始爬哩。整個露營區只有兩個帳篷,另外一個帳篷是營區本來就搭好的。一家老小很晚才來,沒多久就沒聲音。為了練習適應在山上不能洗澡的狀態,雖然露營區有公共洗澡間,但刻意不洗澡就睡了。只是這次偏偏挑了個套頭保暖衣,整個晚上只覺得脖子太熱,因為沒洗澡,一直覺得很黏,很不舒服。睡袋、睡墊都很好用,裝備方面倒倒是都按照進化進行,沒有甚麼問題。薄薄的帳篷卻讓裡外溫度差很多。不過雖然睡起來很舒服,整晚卻無法入眠,不停的翻來覆去,半夜開始起風,風吹過樹林發出巨大的聲響,還不習慣山裡的聲音,總以為是開始下雨了。忍不住出去看了幾次都沒下,一個人在帳棚裡唯一能做的事是:

 放屁!

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在高山上會不停的放屁,人的肚子就這麼大,為何能放出這麼多屁來? 市面上有關爬山的書幾乎買光了,只有黃漢清的臨界天堂裡有提到放屁這件事,但怎樣都沒人說過會整夜放屁。
於是第一次在武陵露營就在屁聲中度過。

五點天還沒亮就起來煮熱水泡咖啡,這是每天必做的事,喝咖啡不是為了提神,是為了完成起床後最重要的事,順便燒點熱水放涼再加入水袋。這種天應該不會喝太多水,但還是得帶著3千cc上去。奇怪的是早上武陵反而不冷了,看看溫度計也差不多,溫度並沒有上升,但卻覺得溫暖了許多,沒有昨夜那種冰涼的感覺。六點天亮開始有感覺了,捧著衛生紙開心地走過去,意外得竟然一切順利,整個行程最怕這一環出錯,如果一大早出師不利,整天的行程就慘了。
辦完事輕鬆地回來,卻開始下雨了,趕快收帳篷,可是好像忘了怎樣摺,只好胡亂塞回袋子,放回車上,起碼今天是單攻,不用真正在山中過夜。
裝好東西上車,沿露營區的小路繼續往上爬,這是我第一次到雪山登山口。深怕中間遇到一輛下山的車,不知要怎樣會車? 好在一大早只有我一輛車,快到登山口時有條叉路,路口很不明顯的牌子說大車直行,小車左轉,於是很規矩地左轉,順利的開到登山口旁的小停車場。
停車場只有兩輛車,我加入他們,戴好帽子,背包上身,拿起登山杖,雪山! 我來了!
登山口木屋前的平台上站著一位先生,他默默地看著我走上來,不知他是誰,我先走向門旁的凳子,好放下背包交入山入園證。
此時那位先生說;來爬雪山的嗎? 
我說: 對啊! (不然哩? 來掃廁所的? )
他面帶微笑地說: 發布海上警報囉,不能進去!
我沒聽懂,回過頭看著他: 啥??
我的表情他應該看多了,繼續保持微笑: 只要一發布海上颱風警報就不能進去了!!
我花了三秒才整理好這個訊息。
結結巴巴的,我只能說....所以.........反正不能進去就對了?????
啊~~~~~~~~~~~~~~~~~~~~~~~~~~~~~~~~
計畫了這麼久...................................
當然事先就知道有颱風,但那是在太平洋幾千公里外的海面上,從形成開始氣象局就說他會往北,對台灣的影響很小。
就在我開心的露營同時,這個颱風趁我不備,竟然不按照氣象局預測的路線,來個大轉彎然後直撲台灣北部而來。
我氣得說不出話來,先坐下來再說。
手上拿著入園證,問那位先生還要給他嗎? 他說還是給吧! 於是我將入園證交給他,這是我第一次爬雪東線唯一完成的事。
往好的地方想吧,如果已經上去了颱風才來會更慘吧?
但心有不甘,我賴在登山口不走,先拿出早餐狂吃,再喝本來中午才要喝的咖啡。

  山下一片煙雨濛濛,甚麼都看不到,就跟我的心情一樣。下方的停車場就是那個大車要直行就會到的地方,可是沒看到甚麼大車?


這就是只能看不能進的入口。

傳說中的大水池,只能從外面偷窺一下。

管理站有位嚮導也在那裡等人,不知是進不去還是在等其他人來碰釘子?
既然來了,照張相留念吧!

 
在登山口賴了半小時,覺得夠本了才下山。一路起大霧,到了玉蘭有人打電話來: 喂~ 陳先生嗎? 是! 你今天有去爬雪山嗎? (以為是房仲) 沒呀! 我到登山口就被攔下來了,說有颱風,現在只好回家。喔! 那好,這種天不要爬山喔! 
對方想掛電話,我才問,請問您哪位?
我是雪霸國家公園警察隊!
是喔,你當我猜的到??
掛了電話沒多久,才過泰雅橋,又有電話: 喂~ 陳先生嗎? 是!
我是雪霸國家公園警察隊,(這次有報單位,有進步!)
您有去爬雪山嗎? (我剛剛不是告訴另外那一位了? )
沒耶! 我在登山口被擋下了,我不知有颱風,昨天晚上我就在武陵了。
是今天凌晨才發布的警報,沒進去就好,(登山口都不會通報喔?)
令人啼笑皆非的公園警察。
回到台北,才知他們早就打到家裡了,當時我可能在思源埡口,沒訊號打不通。
第二天週日淡水風雨交加,颱風還真的登陸了,我真會選日子啊!
還沒冬攀的技術,雪東之行只能暫時告一段落要等明年再說。

這一等就等了半年!


今年還是一樣,腰傷腿傷腦傷沒一樣好,但實在不想等了,撿日不如撞日,我深有同感,就挑個不太忙的週末下去。和去年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我週五要上課到三點,因此一下課就要衝到武陵。
當天台北天氣還不錯,其實一旦入園、入山申請好,露營區訂好,日子就訂了,管它下貓下狗都得出發。這次唯一不同的是怕來不及,因此不露營,改住小木屋。就算是簡陋的小木屋也很搶手,訂屋的時候就只剩一間,沒得選。
台北的交通還算順暢,畢竟還沒到下班時間,但一出雪隧,下起超大豪雨。整個天是黑的,雖然五號上車不多,但是能見度太低,很難開快。一路不敢停留,深怕必須摸黑過思源,但從四季開始就是大霧,車速變得更慢,好在六點就過思源,六點半到武陵,此時天還微亮。
到遊客中心找吃的,熱食只剩粽子和茶葉蛋,不敢立刻享受,還是先開到露營區比較放心。於是摸黑趕路,約七點到了露營區,一切順利。
報到拿了鑰匙後找到小木屋,卸下行李,心情總算可以放鬆,慢慢享受晚餐。
但粽子才吃幾口就覺得超難吃的,裡面只有一塊大肥肉和幾粒花生,偏偏我買了兩個。在不浪費食物的前提下努力吃完它,心想還好有茶葉蛋,這不可能太難吃吧? 誰知果然有可能,哇靠! 還真是索然無味的茶葉蛋!
最後吃到開始生氣,行前因為不知在武陵買得買不到晚餐,所以有帶戰備糧來,兩碗牛肉泡麵!
雖然這時已經很飽了,但氣不過,端起泡麵衝到服務站加熱水,再吃一碗泡麵。
吃完總算心裡平衡一點,但肚子撐死了! 有點擔心明天會不會出狀況。
吃完趕快洗澡睡覺,明天還得早起,九點鐘就梳洗完畢躺下等睡著,何時睡著的不清楚,但三點就醒來了,然後又是翻來覆去無法再入睡。但這已經比上次好多了,至少有睡幾小時,而且整晚都沒放屁!!! 連放屁這種事都可以慢適應嗎? 那肚子裡的氣跑哪裡去了??
五點的武陵空氣非常好,天空飄點雨絲。先去拿熱水泡咖啡,順便把今天中午的份也一起泡好裝到保溫瓶裡。然後當然要辦最重要的事,這次又是全程順利,是個好兆頭。
住小木屋唯一的缺點是得等七點管理站開門才能還鑰匙,這樣無法早出發。先收拾妥當,七點一到還了鑰匙跳上車就往登山口開去。
這次不管甚麼大車小車,給他停到下方的大停車場。這時已經有一隊人馬在停車場準備了。
從樓梯往上走,回看武陵,怎麼看都跟上次一樣? 幾乎同樣的天氣,同樣的車?



管理站從下方看有點冷清,天氣不好的關係吧?
 

走進去,管理人員接過我的入園、入山證,在電腦上打一下,就說好了!
好了? 甚麼意思? 我問他: 不是要看影片嗎? 他說沒關係,你應該看過很多次了!
哈哈哈,是我的一身裝備騙到他嗎? 其實我是第一次來爬ㄟ,猶豫了一下,我很誠實的告訴他,我從來沒看過影片,我都這樣說了,他當然只得放給我看。本來以為從影片可以學到一些登山自救的知識,看過之後才知根本是白看,裡面甚麼也沒有,只介紹一下無痕山林而已,這種影片強迫大家看根本是浪費時間。
這時那隊人馬進來,說有十個人,當然他們得看影片,可是我已經開始看了,他們只能在後面等,呵!
好在影片不長,約三分鐘吧? 看完走到外面背起背包,準備出發囉! 心裡掩不住興奮起來,真的開始爬雪山了耶!!!
但這時下起雨來,於是又把背包放下,先拿出夾克,將背包套好防水套,背起來後在把夾克批在背上。
旁邊一位管理員,剛好就是上次擋住我的那位先生,顯然他是在這裡監視登山口的,問我沒雨衣嗎?
我愣一下,這歐督那大紅色的狗鐵絲夾克他認不出來嗎?
我說這就是呀,我還有雨褲哩,只是這種溫度如果直接穿夾克會太熱,裡面會全濕,所以用批著就好。顯然沒人看過這樣穿雨衣的方法,但我們老祖宗不是早就穿蓑衣了? 意思是一樣的。老祖先的確有智慧呀!!!
裝扮好,跟他打聲招呼: 我進去囉!
一腳踏進登山口,
心裡有點不敢相信,等了這麼久,終於來了!!!



回頭拍一張大水池,所有人到這裡都會拍的鏡頭,但我覺得很無聊,這個水池哪裡能代表雪山登山口?不過有這水池在,永遠不用愁缺水。是否每個山屋旁都該蓋個水池?




一上去步道就先向左轉,開始爬石階,這不是很像郊山的步道?


步道右彎左彎,是連續不斷的之字坡,這次爬起來沒有像合歡東峰那樣累,但心跳很快,已經大聲到可以直接聽到了。這表示心跳速度已經超過無氧閾值,開始無氧燃燒了,趕快強迫自己喘氣。這情形和騎太平山那次很像,好像超過兩千公尺就會這樣。




之字坡走來很無聊,路旁有立些小看板也算是解解悶吧!  楊梅? 這算是雪山的特產嗎?


石階還算好走,每一級間隔不大,可以慢慢跨步,


這個比較有趣,上高山當然要看高山植物,誰要看楊梅啊?



這棵紅檜還真瘦小,但有天會長成插天巨木,只是外形還是分不太出來。下次路上遇到還是不認識。




這甚麼花? 不要問我!


已經不之轉幾個迴頭彎了,這一段階梯比較高,所以儘量走旁邊的斜坡土路。這樣可以讓跨距小些,比較不累,但心跳就是沒辦法慢下來,兩耳都是轟隆轟隆的心跳聲,擔心這樣能撐多久?
又轉個彎,遇到一對夫妻,站在路邊。問他們是要往上還是下山? 他們說正要往上,和我一樣要去爬東峰。我雖然心跳很快,但不覺得累,沿路很少休息,所以超過他們繼續往上。



之字坡快爬完時後面變成"木格梯。有時落差會太大,不好走,還是找旁邊的斜坡小碎步上去。



看到觀景台就知走完頭一公里了。


觀景台蓋在這裡很奇怪,因為什麼景都觀不到,旁邊的樹可不小,表示多少年前就這樣了,難道這景觀台也很有年紀?


上景觀台看看,說名牌標示出完全看不到的山頭名字,只能想像他們現在長甚麼樣。



正在看台上東張西望的同時,那對夫妻也來了,老公似乎很靜,不愛講話,跟他們打招呼都是老婆在應。兩人個性很明顯的相反,或許夫妻有這種互補的個性最好? 不多休息,我繼續上路,過了觀景台之後的路變得很平,


後面還是有坡,但不陡,而且不是左晃又晃得之字坡,是筆直前進的步道。
這時一個人一拐一拐得下來,忙問他怎麼了? 他說腳扭到,可是看他背上背的,顯然是個嚮導,當下也不知怎麼辦,只能問他要不要借我的登山杖,下山後留在登山口還我就好,他客氣的說沒關係,繼續一拐一拐的下山了。
從這裡下山也不遠了,他應該沒問題的。



後面竟然出現樹根路,一棵粗壯的松樹挺立在路旁。

這是台灣二葉松,如何分辨呢? 只能撿起落葉數數看是幾針。



樹實在太高,沒辦法拍整棵,



要分段才拍的到。


觀景台在1K,從那裏又走了兩百公尺了。其實基本上觀景台位於一個小山肩,就是稜線邊上突起來的地方,就像人的肩膀,如果繼續維持這個方向,也就是上稜線繼續往前走,最後會連到哭坡。可是步道卻往左幾乎沿等高線從山腰接上左邊另外一個稜線,也就是七卡山莊的所在地。因為沿著等高線,所以坡度很小,從觀景台到七卡非常好走。



此時還是緩坡。


開始往左從山腰切出去了,


轉眼就走了兩百公尺,很快。


這一公里是全程唯一好走的路段。


路邊出現志佳陽杜鵑的說明牌


第一次看到高山杜鵑,好像葉子比平地的小?


後段有點坡,但實在很小。



高山櫟? 櫟樹也有高山種?


是哪一棵呢?


過個橋,這是回拍。



到1.8K了,表示我漏掉很多里程柱。


還是長差不多的步道,沿著山腰前進。

七卡在兩公里處,所以很快就要到了。



這裡有倒木,


前面步道盡頭透光了,表示七卡到了。


步道上來的地方是七卡的左邊側面。


側面有路牌,


路牌下方是兩公里柱,


路牌指示要往三六九得右轉從七卡後面上去。




七卡說明牌,沒甚麼看頭。


七卡的正門,是面向這個稜線的方向,至於為什麼用屁股向著步道? 可能當初有展望,所以面向山下的方向也是有道理的,只是現在樹都長這麼大,一點展望都沒了。要不然就是只有這方向夠寬,而且後面是山坡,或許正門面壁不太好。

進去要拍裡面,卻發現沒電了,於是坐到門口的椅子上換電池,那對夫妻又跟上來了。
兩人進去參觀一下後也坐下開始吃東西。我是到現在都還沒胃口,不吃也沒差。太太很客氣地請我吃,說是帶太多食物,要減輕重量。婉拒他的"好意",但有點擔心沒胃口是不是因為高度的問題? 不過到目前為止除了心跳太快,其他都還好。
換好電池進山莊拍一下,中間走道牆上有看板。



進去右邊是寢室,看起來就像軍中一樣,滿熟悉的感覺。



這是進門的中庭,左邊有間管理員室。


拍完繼續上路。從觀景台到七卡很好走,但表示也繞了遠路,現在得一路陡上爬到哭坡底,這是連續兩公里的陡坡,比從登山口到觀景台的隻之坡整整多了一公里。


看到2.1K的里程柱,表示這裡是每100公尺立個柱子,竟然漏掉這麼多? 走在步道上不免東張西望,真要專心找路柱還不容易哩!


這裡沒有像登山口一開始的石階,馬上就是"木板道",但每一階都太大,不好踩,儘量選旁邊的斜坡爬,這樣才能縮小跨距。


走在這裏有點後悔沒穿重裝鞋來,Merrel鞋底太軟,不適合走這種破碎的路。


這一段還是以之字形往上以省力,來來去去很枯燥無聊,好在路旁有立一些說明牌來解悶,不然就是數公里數,比較有成就感。


馬醉木長這樣,馬吃了會醉,人吃了更慘吧,只是這樣根本記不住,下次看到還是不認識。


這些直挺挺的都是幾葉松呢? 撿起滿地的松針就知道了。



在一個之字坡轉彎處有路牌,才走了兩百公尺,和從觀景台走到七卡路上的兩百公尺差很多。



2.2K的里程柱在前面一點。


從七卡到哭坡底全程都是之字坡,但這之字很短,幾乎要轉三個彎才會遇到一個里程柱,也就是才走了一百公尺。
但閒著也是閒著,一路數起里程來。



一個迴頭彎,心跳得很快,每到個彎角強迫子幾喘氣,然後稍微休息一下,但每次都覺得無聊,還是繼續走。



這時陸續有人從山上下來,才不過九點半,已經有一大堆人下山了。



每個下山的人都是滿面笑容,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跟每一個人打招呼時,順便恭喜他們登上雪山。
2.5K了,咦? 漏了2.4。



又轉個彎,彎真是多,應該數一數有幾個迴頭彎。等下下山時來數數看好了。



2.7 K,進度滿快的。奇怪的是後面那個十人隊伍還沒追上來。



這短之字坡比前面破碎,只能儘量走兩旁。轉個彎,一個男生從上面衝下來,問他是不是跟前面那一隊一夥的,他說不是,他跟兩個女生一隊。哇! 好幸福! 可視需要用跑的嗎?



2.8K在一個轉角,到目前為止一切正常,除了心跳快外沒啥其他症狀。


然後到了3K路牌了! 往369還有4K,表示距東峰還有2K,距哭坡只剩1K了。這段之字坡已經走了一半,現在才10點,從出發到現在走了兩個小時13分鐘。

3K里程柱。



繼續努力,這裡沒甚麼林相,當然也沒展望,全程下小雨,和爬郊山也差不多。不過路還是不一樣,至少看不到姑婆芋,石頭上不會有青苔,走起來還是比較開心。


這時突然看到樹枝上懸掛著奇怪的東西,



說這叫做松蘿, 哈,我一直以為松羅是松樹上結的冰.... 頭暈了!


轉個彎,這裡好像比較開闊,很多樹上都長了松蘿。這樣松樹會死嗎?



哇! 幾乎整林的松蘿。



這一段路比較沒有單純的左右折返,有點直直往前,路面也比較亂。



好天說不定這裡有展望,但現在全都是雲霧。



破碎的路面,繼續前進。



步道直接往上,可是好像有點小坍。不知當初是怎麼開闢這條路的,用人工挖的嗎?



這一段路比較不像步道,要在林中穿梭。


這樣不是純粹的沿之字左右搖擺上去,而是稍微有點向上直行,


這一段幾乎是樹根路,


然後步道又恢復標準之字形,開始左右彎折上升。


3.3K,又漏掉兩個柱子!


這裡有一塊草坡,平常應該可以看到下方的稜線和對面的大山,但現在甚麼也看不到。



3.4K了,一切順利。
路上還是不斷的遇到下山的人,這時又出現一對女生,跟他們打招呼,問他們是哪隊的,才知這就是和前面那個男生是他們的"嚮導",先下山到七卡山莊幫他們煮吃的。兩個女生講話有香港腔,可能是香港來的貴婦團,不知香港人也愛來台灣爬山? 順便問問山上路況,女生們語重心長的要我小心,不知要小心啥?



前面有個說明牌,但上面沒啥東西,


反而對面樹上有個奇怪的東西,看下方的說明,要大家不要碰,應該是偵測甚麼東西的儀器。


再走一百公尺,來到中場休息站: 一個小平台,兩個凳子的地方。


凳子早就被這裡的主人: 幾隻金翼白眉佔領了。


這幾隻幾乎不怕人,而且繞來繞去越來越接近。


這幾隻是住在這裡的"原住民"吧? 不過管不得是誰的地盤,先坐下來再說。



兩隻凳子中間有個小說明牌。



右邊有路牌,這裡剛好是往369山莊的中點,對我來說只剩1.5公里了。


滄勁有利的二葉松。為什麼今天全程都只看到二葉松? 五葉松呢???? 鐵松? 還不夠高嗎?


金翼白眉越跳越近,根本是在跟我討食物嘛! 不是不該餵食野生動物的嗎? 可是看網路上說金翼白眉是專門找人類垃圾吃的,所以餵食是正常嗎? 心裡有點納悶,不過看這幾支應該已經被餵習慣了吧?
剛好胃口好像恢復了,拿出一塊Q餅開始吃,外皮就丟給金翼白眉吃。為了不厚此薄彼,我儘量分散開丟,但他們卻打起來了! 罪過罪過!



吃完繼續上路,後面的步道還是差不多,不停地繞,已經不知轉過幾個彎了。



真正的3.5K柱在這裡。


然後又到一個彎角,旁邊有塊小空地,或許可以紮營? 只可惜有點斜。

往上繼續走,有點不太像步道了。


這裡的碎石和交山步道上的碎石,最大的不同點是這裡的很破碎,而且幾乎保持著原來破碎的形狀,郊山上的比較圓,像被磨過那樣。


3.6 K了!


海拔越來越高了,但身體似乎還好,沒有甚麼特別變化。


高山櫟的牌子,


抬頭一看,哇,還真特殊哩!


地上的碎石月來越多,


幾乎變碎石溪了。


然後開始透天了,


往山下看只能看到濃霧。


繼續走之字坡,這裡的樹變得比較小,快到稜線的關係嗎?


3.8 K囉,最後的兩百公尺。


真是滿地碎石。


斜斜往上,


刺柏? 這個常聽過,


原來長這樣,到底有多刺呢? 當然要摸摸看囉! 一摸,只覺一陣刺痛! 天啊,這不只是刺,根本像電到的感覺,輕輕一碰就受不了,如果人整個撞進去那還得了,這比甚麼箭竹芒草狠多了!



過個彎,再往右。


再回來往左,然後過一個右彎,咦,好像透空了耶!

果然,旁邊就是4K柱,哭坡到了!!!



遠遠的就看到觀景台,心中一陣狂喜,我到了! 我到了! 看過照片千百回,聽過哭坡無數次,今天終於終於親臨現場了!!!!!
真的想哭,不過是感動得哭!!!




觀景台之後是哭坡的起點,這時已經到了海拔三千公尺,雪山東峰海拔3200,所以還剩最後兩百公尺的高度要爬。
哭坡大約一百公尺高,爬完哭坡就真正到了雪山東稜,哭坡全程應該視野宇宙無敵棒,但此時整個籠罩在雲中。


哭坡說明牌裡的照片不知是何年拍的? 和現在差很多。


上觀景台看一下,如果是晴天這裡風景會非常好,但今天只能看大霧。就在上面拉拉筋,順便再吃個午餐,胃口似乎變好了,餓得很快。
這時雨下大了些,山上有很多人下來。站在觀景台我不斷地跟他們打招呼。這是後面的十人隊伍總算追上來了,本來以為他們會上觀景台集合,領隊卻跑到前方的樹下,開始煮開水,說要幫大家煮泡麵吃。要每人排隊拿出水來煮。中午就吃泡麵???? 現在氣溫大約還是維持在15度左右,穿上夾克就會覺得熱,我還是披著,可是他們各個都穿好夾克,還背著重裝,這樣不會熱嗎? 然後再吃泡麵?
覺得很奇怪,似乎吃泡麵已經變成一種儀式? 我啃我的Q餅就夠了。
本來把背包放在椅子上,但雨變大怕背包淋濕,趕快又背起來。既然背了,就繼續走吧!
哭坡果然名不虛傳,有陡,但當然沒陡到不能走的程度,只是比起前面的之字坡要陡而已。



這一段有陡! 就儘量用小步慢慢的上去,沒有感覺太吃力。


後面出現像碎石溪谷的路段,真的滿陡的。


4.2K,這兩百公尺走得很扎實。


後面還有,全程坡度差不多,都這樣陡。上面還是不段的有人下來,我就不斷地喘大氣上去。


石頭越來越大,根本在爬碎石坡嘛! 因為石頭大就得跨大步上去,變得很累。


繼續努力!


叫哭坡真是名符其實,全程陡上,沒得休息,不過雖然碎石非常多,找落腳點還不算難。不知重裝爬哭坡是甚麼滋味? 其實雪東線是個不錯的練習爬百岳的路線。
可以考慮下次重裝來爬。


前方還是大霧濛濛,不知東峰在哪裡。


還在陡上。全程坡度差不多,我猜約30%,以後應該想個測量坡度的方法。


總算到4.3K,還剩兩百。


這裡路平一點,但也沒便宜可討。


但前面好像透空了,是哭坡頂到了嗎?


最後一段大石區,後面好像沒山頭了,剛好上面有些人下來,我大聲說,快告訴我陡坡已經爬完了! 他說: 快了!
快了? 表示後面還有? 我哀怨的大叫!


上去之後發現後面變平啦? 哭坡走完囉! 已經上稜線了,這就是哭坡頂,為何那人說快了?



以為接下來都是平路,只要走上東峰就好,開心極了!


路邊的花,這是啥?


原來4.4K就到了哭坡頂,不過這些里程柱只能當作一個指標,真正的距離不一定是這樣。我自己的GPS讀數就和里程柱不一樣,不知這里程是怎麼量的?
不過400公尺上爬100公尺,坡度25%,滿符合的。


繼續往前走平路,只是霧太大,完全看不到東峰。


路邊看到奇怪的葉子,這是甚麼樹?


前方有一小山頂,這是東峰了嗎? 心裡期待著!


路邊這棵大樹和剛剛那顆很像,


走到前方路牌處,卻發現他指向右,沒有直行嗎? 心裡有點懷疑? 剛好有人從右邊出來,順便確認一下。


右邊有欄杆,滿心狐疑地往裡走,


竟然還要下切。


這裡的樹超高的,可憐我這個樹痴,完全分不出哪個是哪個。




步道變成在山腰上前進,看過很多網誌,從來沒人提過這一段。

右邊山坡樹上還有松蘿,這次總算有認識一種植物。



4.5 K柱在這裡,還剩五百公尺囉!!


這樣一直在亂石坡中前進,怎會這樣呢? 不是已經上稜線了嗎?


上坡又下坡到底,


又要開始上坡,靠! 以為陡坡已經爬完了!
這時候面有竿子敲地的聲音,回頭一看,是個老阿伯穿著短袖短褲快步前來。頭上沒有帽子,身上也沒有雨衣。
問他怎麼不穿雨衣,他說這點雨沒甚麼,他只要走到東峰,然後頭也不回很快地消失在前方,我只能拍到他的屁股。
看他背個小背包,裡面甚麼也沒有吧? 走這麼快體力一定非常好,但這樣不會太輕忽了? 萬一突然下大雨,溫度驟降,他那短褲短袖能撐多久?
山上真是甚麼人都有。


這段碎石路繼續陡上,心裡越來越多OS,搞甚麼鬼啊?



還真多石頭哩,真該穿重裝鞋來。



路邊突然出現冷山的說明牌,冷杉我當然聽過,但沒真正見過。



抬頭一看,哇靠! 這麼高甚麼也看不到,連葉子長甚麼樣都看不清楚。



又來個台灣鐵杉。

這...有看到跟沒看到一樣吧?



前面透光了,是不是坡爬完了?


好像變平了,


竟然要下坡,剛剛爬的又還回去?



前方還是大霧,我的東峰在哪啊?



4.7K,還剩三百,這甚麼鬼路? 這樣上上下下比爬哭坡還累,越走越越想哭,這裡才該叫哭坡才對。

坡底要穿過箭竹林,



還有個小木橋。


然後又要開始陡上,飆淚了!!!


繼續和大石塊奮鬥,唯一的好消息是膝蓋不痛,也不覺得太累,只是喘氣喘得很大聲,心跳聲也非常明顯。


好不容易爬到坡頂,這下夠了吧!


咦? 箭竹怎會開這種花?


抬頭一看原來是上面落下來的。


哇! 好特殊的樹,也從來沒看過別人提起,這是甚麼樹?




然後前面又是坡,!@#!#$



還能說甚麼呢? 咬牙繼續爬,這樣連樹林中的那個,到目前為止已經爬了三個小丘了。雪東稜線原來這麼狠!



還剩兩百公尺,真是每一公尺都不好爬。


再過個木板橋。



後面還有坡,唉!!!


而且都很陡,



剩最後一百公尺了,雪山會輕饒了我嗎?


好像比較平,


又過一個木板橋,



有點走在稜線上的感覺了,


不過還要爬坡,真是堅持到最後呀!


爬到坡頂,前方都沒有樹了,到了嗎?



前面步道旁有黑影,像是公里柱。


沒錯,還有路牌哩!

5K,表示東峰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